当前位置:诡异故事网 » 中长篇 » 鬼弄堂

鬼弄堂

俗话说人鬼殊途,其中“殊”为不同,“途”为道路,指人和鬼的道路不同,可世事无绝对,有时候我们人走的道路。。。鬼也会。

事情发生在1996年江苏省无锡市马镇五房村,那时候旅游业还没有过度开发,这里还是一个安静的江南水乡。青砖白墙,狭小的弄堂,不难看出,这个村子已经有些年生了。

村里有个叫阿昌的人打算不去外面打工,决定把自家收拾一下,开个小木器加工厂,自己当老板。

阿昌家住在弄堂的最后一户,弄堂走到他们家也就算到头了,房子后面靠近河道,有一小块空地。阿昌决定把弄堂的尽头堵起来,这样那一小块空地就可以自己利用了。阿昌是个麻利人,一上午的工夫就把一堵木墙修好了。
这时候隔壁的陈阿伯路过看到了,就对此提出了意见,陈阿伯说这弄堂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堵上会很不吉利,怕会出不好的事情。并且训斥他们年轻不懂规矩,做事不考虑后果,出事后悔就晚了!

阿昌的老婆以为阿伯不愿意他们用那块空地,哪听得这些话,于是反驳:阿伯!这条弄堂,除了我们家没别人走了,没碍着别人吧!阿昌也觉得这老头管得宽,不理陈阿伯。陈阿伯看自己说不动他们,叹了口气离开了。就这样,一道木墙死死地堵在了弄堂的尽头,这条路就成了死胡同。

可就在当天晚上,阿昌家的狗大半夜突然狂吠起来。阿昌马上披上衣服去院子里瞧瞧,发现自家的狗一直对着门外狂吠,似乎外面有什么东西!

阿昌疑惑的打开了院门,突然一阵凉风吹来,把阿昌披在身上的衣服都吹掉了,这把阿昌吹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阿昌捡起衣服,向门外一看,空空的弄堂什么也没有。。。

而他家的狗跑出来对着那堵木墙呜呜的低吼,像是在畏惧什么东西。阿昌看到外面什么也没有,也没多想,回到屋里继续睡觉。可阿昌老婆一晚上都能听见外面悉悉索索的说话声和脚步声。这些声音一夜未停,使得她整晚都没睡。。。

第二天清晨,阿昌的老婆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似乎整个身体被重物压住,根本不受自己控制。这可吓坏了阿昌,他赶紧去找了镇上的大夫,大夫仔细检查了一番,也看不出什么原因,和阿昌说还是去大医院看看。

这时候阿昌的儿子从奶奶家回来,看到床上的妈妈,哇得一声大哭起来。阿昌正准备去安慰,只听他儿子一边哭一边反复的说:“有好多人压在妈妈身上,那些人好可怕!”阿昌和大夫一惊,因为他们什么都没看见。顿时,两个人觉得身上一阵阵发毛。

那个大夫更是丢下一句不治了,就匆匆跑了。
阿昌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厚着脸皮去找陈阿伯。陈阿伯吸着水烟袋,唠唠叨叨的跟阿昌说了原因:“这条路是鬼弄堂,死去的鬼魂都要从这里走去阴间,你把这路给堵了,那些鬼魂都过不去了,只能围着你们家转圈,现在时间还短,要是时间长了还会连累邻居的。”

听到这里,阿昌想起了昨晚院子里那些奇怪的声音,突然明白过来。原来那些声响都是走不出去的鬼魂,他们都被堵在了那里才弄出来的声响。

阿昌连忙拆掉了木墙,又请来法师做了法事。阿昌的老婆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