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诡异故事网 » 中长篇 » 扎彩匠

扎彩匠

事情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的一个小村子里。上次我们讲了,我初中毕业后没有出去打工,而是留在了村里跟着师父学习扎彩(扎死人的纸活)。

“我出去几天就回来,你要好好看家”,这天师父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临走的时候对我一阵吩咐,“有人要是来找扎彩的活儿,简单的你就干,稍微难的就推掉。”

师父那时候也不跟我说明白,他每个月都会出去那么几天,也不知道出去干什么。

“放心吧,师父!有我在家,您放一百个心!”

“那,我就走了。”

“再见!要早点回来呀!”

师父平时对我很好,但总是有些严厉,几乎每天都没有闪着的时候,没活儿的时候就要叠纸元宝。所以那天把他老人家送走,我顿时觉得很轻松,更多的还有点小激动。

不过,说人都有些贱还确实,总算是把师父盼走了,可到了晚上一个人闲着实在无聊,最后还是扎些纸人纸马的框架打发时间,就连纸元宝都不知不觉的叠了一大堆,直到快接近子时了才有些困意。

不过这次师父出去的时间真的太长了,平时他每次出去都是三五天,最多也就一个星期,可这次师父足足出去了十天还没回来,这不禁让我有些担心。师父越是不跟我说,我就越觉得他出去办的不是一般的事情,一定有些危险!

我在家也实在太无聊,没办法又开始按照师父教的,练起了拳脚功夫。据说我师父以前是什么北派八极拳的传人,平时除了教我扎彩就是练拳,但是他在时我总是想着偷懒,想着他长时间不回来,我还真有些想念他训斥我的声音了。

“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师父走后第十天的早上,我正在院子里练拳,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刚开始我以为是师父回来了,就兴奋地跑去开门。结果门一开,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你师父在家吗?”

“哦,他出去办事了,不在家,您找他什么事?”

“这样啊。。。这可怎么办啊。”

“您要是找他有事,那就只能再等等了。”

刚开始我以为他找我师父有什么要紧事,只能告诉他等着。可他似乎很为难:“可这十里八乡的也没人会这手艺啊,这可怎么办呢。。。”

后来我听明白了,原来这个男人家是邻村的,家里的老人刚刚去世,来我这儿的目的就是找师父扎个全套的纸活,好烧给老人,为老人办一场体面的白事。

听他说完,我就差点笑出声:“嗨!我以为啥事呢,这事我师父不在家,不是还有我么!”

那男人一听,顿时高兴起来:“啥?你也能行吗?全套你都会?”

“那当然!我早就学会了,平时也都是我帮师父做的!”

说实话,好歹我也跟着师父学了快两年了,现在不太要紧的活儿,师父都放心交给我做,而我更是早就想试试身手,一拍胸脯就大包大揽的把活儿给接了下来。

活儿是谈下来了,价钱给得也挺高,不过那家要得很急,平时都是我和师父两个人,而这回就我一个人忙活。我不敢耽搁,马上准备好材料,连夜赶工干了起来。

整整一个晚上,我把大牲口糊好,又扎了两个童男童女,给“开了脸儿(画上五官)”。眼瞅着天都亮了,一整套的大活儿也都赶完了。

“哈———”

伸个懒腰,虽然很累,但心里的成就感还是让我很兴奋。

那家人约好早上8点来拉,我一看天也亮了,就想着先把纸活都搬到院子里去准备好。纸房子、纸马等大件都搬出去之后,在往外搬童男童女的时候,没想到出事了!

也许是干了一晚上,精神稍微有些恍惚了,出门的时候纸童男的腿撞到了门框上。

“咔!”

纸人毕竟是纸扎的,这一撞,腿立马就断了!连带着里面的筋也断了好几根。

这下可把我急坏了,我估摸着那家人在过个把钟头就会来拉走,这时候重新做肯定是来不及了,我可不想我第一次自己挑头干活就让人笑话,于是当时就耍了一个小聪明。

我把那童男断掉的腿重新摆直,用细线把里面的筋骨连接上,然后在破损的地方外面又贴上一层彩纸,上了重重的踩。这么一来,不仔细看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这些活儿刚干完,那家人就派车来取活了,众人手忙脚乱地一阵装车,完全没发现那个小问题,还夸奖我的手艺丝毫不比师父差,临走的时候还多给了我一些钱,美得我差点找不到北了。

可兴奋劲一过,我心里还是多少有些难受,就像是自己的作品有了一些瑕疵的艺术家,总觉得对不起那家人。这件事之后,师父还是没有回来,我的心里总是放心不下,一会儿担心师父,一会儿又担心那个被烧掉的断腿纸人。

我那时心里总是隐隐担心,觉得那个纸人一定会出事。好在我的担心一直没有出现,过了好几天也没人来说什么,不过我的心并没有放下来,总是悬在那里,感觉要来的始终要来,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对我而言,更希望它来得早一点。

我的预感真的没有错,那个男人再一次找上门来了。

“你师父回来了吗?”

那个男人显得非常憔悴,胡子拉碴的,但好像并没有发现那个纸人的毛病。

我心里有些心虚,说道:“还。。还没有,有事。。。吗?”

“我想请你师父去帮忙破解一下,这种事他懂得不是多嘛。”

“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我能帮忙吗?”

我有些慌,几次想把话题往纸人身上引,可最后还是没敢说。

“唉,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我家老太太回来闹腾得厉害!整晚在梦里骂我不孝顺。。。”

那男人说,他母亲下葬后,就每晚托梦回来,闹得家里人都休息不好,那老太太在梦里总是提到什么瘸子、瘸子的,可全家人怎么都搞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你师父不在家,看来这事情不好办了。。。他要是回来了,你就跟他说说我们家的事吧。”

因为我师父除了会扎彩,还对这些邪门事也很在行,男人本想找我师父给看看的。我看那男人耷拉着脑袋走了,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虽然那男人不明白,可我心里跟明镜似的,而且我的腿这几天也出现了奇怪的毛病!

自从那批活被拉走烧掉之后,我的腿就一直隐隐作痛,这几天更是又红又肿,疼得几乎都不敢伸直了!我心里知道,一定跟那个纸人有关系,可又不知道怎么解决,只能强忍着。

这几天实在忍不住了,这条腿现在一下地走路就钻心的疼!那红肿的地方也越来越严重。

一天晚上,正当我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院门“哐当!”响了一声!

我一听害怕是那老太太的怨魂过来找我算账,吓得赶紧爬起来看,一瞧,原来是师父回来了。

师父一进门就看到我:“你的腿怎么了?”

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哇!”哭了出来:“师父,你可回来了!”

师父放下东西,仔细看了看我的腿,脸一下就板了起来:“这是连阴疮!你小子是不是作祸了?”

“我。。。我扎了纸人,不过把腿给弄断了,我。。我就偷偷给连上。。。”

到了这时候,我也不敢隐瞒,就把实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师父。

师父一听:“你这臭小子不知深浅,鬼也是你能骗的吗?”然后一转身,到了堂屋扎起了纸人。

师父手艺很好,一会儿的功夫就扎好了一个漂亮的纸人,带着一瘸一拐的我,连夜去了邻村那家的坟地。

在路上,师父不停嘱咐我:“待会儿到了,就说好话道歉,其他的不准乱说!”

“知道了,师父!”

师父对这附近几个村的坟地都很熟,很快就找到了那个老太太的新坟,那纸人立在了坟前。

然后师父开始念叨:“小徒手艺不精,还望老人家原谅,新的童男扎好了,这就给您烧来。。。”

而我是啥也不敢乱说,只顾着低头认错:“对不起,奶奶,我错了。。。”

念叨完了,师父就把那个纸人点燃了。烧的时候又一阵叩拜:“您老人家大人大量,以后清明让他来给您磕头。。。我以后一定好好教育他。。。”

“对不起。。。对不起。。。”

我那时一边道歉一边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可这一看就把我吓得不轻!

那个老太太墓碑上的照片非常吓人!在火光的映照下,眼睛似乎在发光,恶狠狠的盯着我!而这时,那个纸人也已经燃烧殆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随着火光的减弱,那老太太的照片看上去没有刚才那么凶恶了,和善了许多。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师父回来后把我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他说,我们做的是死人的生意,应该更多一份敬畏,不能心存糊弄,手艺人要是藏了奸,也许钱是赚到了,可那些阴间的雇主却不会轻易放过的。

“你小子别偷懒!姿势一定要到位!这么一会儿就哆嗦了,这怎么能练好功夫呢!”

“师父,练这个有啥用啊?”

“屁话!没用我能让你练?站好了!端正!再蹲下来一点!”。。。

我的事在一顿教训中过去了,不过师父为什么总是出去?出去又干什么?我却一直不知道。当许多年之后师父告诉我时,我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后面有时间我会讲给大家听。。。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