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诡异故事网 » 中长篇 » 诡水

诡水

这件事发生在鹤岗靠山村,是我二叔讲给我听的。二叔是个泥瓦匠,就是在农村帮别人盖房子什么的,和周边几个村的同行组建了一个小工程队,有大活儿就一起干。

“来来来!干杯干杯!”

那一次,他和同村的刘军,还有后村的王志国一起干完活儿,结了账,哥仨在村里的小酒馆喝起了小酒。

因为这次的活儿是刘军联系的,东家结账也爽快。席间,二叔和王志国一个劲的给刘军敬酒:“来,刘哥,满上满上,这次活儿多亏刘哥了!”

“哈哈哈,都是自家兄弟,别客气,以后大家还一起干!”

虽说是客套话,刘军听着很受用,多喝了几杯人也飘了,说起话来也没边了,什么上边有人啊,以后带大伙儿接大工程之类的。

喝酒也就那么回事,有骆驼不吹牛的,席间三人都没少喝酒。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因为是乡下小饭馆,关门早的老板客客气气和三人说天太晚了,该打烊了,好说歹说三人才算结账走人。

“刘哥,回家睡了啊!”

“小王,慢点走啊!”

三人在饭店门口告了别,各自回家。二叔和刘军是一个村的,告别了王志国,两人就搭伴往家里走。

“嘿嘿,你是不是喝多了,走起路来晃晃悠悠。”

“你才喝多了呢。。。”

两人左脚拌右脚得晃出了村,因为结了工钱心里高兴多喝了不少,走起路来东倒西歪,还相互嘲讽着。从酒馆到二叔住的村子也就几里地的路,出了村就是荒地,到了晚上那野风吹着还有点凉飕飕的。

“这么晚到家,你媳妇又得埋怨你喽。”

“没事!我才是当家的!”

“别吹了,谁不知道你怕媳妇,不让你跪搓衣板就不错了。”

那时候农村条件有限,也没有大路、路灯,晚上两个人只能借着月光,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路上还要经过一条小河,也没有啥具体名字,可就是这一条小河沟,可没少出邪乎事!

那条小河宽的地方也就两米来宽,窄的地方一步都能迈过去。二叔和刘军走在河边,你一句我一句的扯着闲篇。

二叔怕媳妇,平时没少因为这事让人笑话,这回刘军又拿这事埋汰他,二叔就不高兴,借着酒劲和刘军对付了起来。

“她要是敢埋怨我,看我不削她。”

“哈哈,你就吹吧。。。”

之后,二叔在前头连怂了刘军几句,却突然不见刘军搭话了。

二叔扭头一看,刘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瞅着河水,两眼发怔。二叔以为话说重了,刘军不高兴了:“咋不走了?生气了?”

可刘军却说:“我好像听见有人跳河的声音了。”

二叔一听这话就乐了,笑话起了刘军喝迷糊了:“你别闹了,刘哥,我看你是真的喝多了。。。”

二叔手指着眼前的小河沟,让刘军看河里根本什么也没有。再说那小河沟水特别浅,深的地方也就能淹过脚脖子,有谁会在这里跳河呢?那不是开玩笑么!

刘军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小河沟,也确实很浅,就算有人跳下去,也不可能淹死,看来是自己喝多了听错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赶紧往家走吧,别回头嫂子生气了。”

看见刘军还在那里琢磨,二叔揽过他的脖子拖着他往前走,还不忘调侃。而刘军心里总觉得有事,就三步一回头的往后瞅。

突然!刘军停下了脚步,圆瞪着眼睛,大张着嘴巴,好像看见了很可怕的事情!

“哎呀,不好了!出事了!”

“刘哥。。。”

刘军一个转身就往小河沟跑了过去,等二叔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跑到了河边一纵身就跳了下去!刘军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二叔给吓坏了,他虽然心里清楚那小河沟并不深,可这黑灯瞎火的跳下去摔着了也够呛。

二叔赶紧跑到河沟边,伸头往下一看,刘军站在水里,水面也没过他的脚面。看刘军没受伤,二叔松了一口气,可刘军却把两只手伸到了水里,在水里东一把西一把的抓挠着什么。

这条小河沟以前死过几次人,挺邪乎的,二叔隐约觉得这里面有事,赶紧跳下河沟把刘军抓住:“刘哥,你这是咋了?你没事吧?”

可刘军却像彻底魔怔了一样,死命想要挣脱二叔的搀扶,嘴里还大叫着:“有人淹死了,我得去救他!”

二叔说,那时的刘军表情很诡异,就像鬼上身一样:“刘哥你喝多了,赶紧回家吧!”连拉带拽的把刘军拖上了岸。

“不行!我得去救人!松开我。。。”

那时候刘军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怎么了,好像有点神志不清,二叔只能架着他往村里走。一直到进了村,刘军的精神头才好了一些,二叔说要把他送到家,可刘军说不用,因为两家往东西两头,时间太晚了,刘军就没让二叔送。

“你真的没事吗?那你慢点啊刘哥。”

“没事没事,回去吧。。。”

看着刘军一步三晃的往家里走,二叔在后面跟了一段路,一直看到了刘军的家门,这才转身往自己家走。其实二叔也没少喝,但经过河边让刘军这么一吓,酒醒了大半,也挂着早点回家,别让二婶担心。

等到了家,连醉带累的二叔倒头就睡,一夜无话。第二天刚一亮,二叔就让二婶给叫醒了:“程俊,你快起来。刘军好像出事了!”

“你说什么?”

二叔睡得迷迷糊糊,就听二婶说:“刘军在河沟里淹死了!”一骨碌就从炕上坐了起来。

二婶说,刘军昨晚一晚上没回家,今早上有人看到他淹死在了小河沟里,这会儿刘军家的人正往那边去!

“这怎么可能呢?昨晚我亲眼看着他回家的呀!”

二叔不相信,急忙穿了件外套就往小河沟那边跑,他不相信刘军会淹死在小河沟里。

等二叔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河边,那里已经围了一些看热闹的人:“闪开,都给我闪开!”扒开人群,挤到了最前面。

可当他探头往下一看,瞬间呆住了。

就见刘军趴在河沟里一动不动,河水淹没了他半张脸,二叔说什么都不敢相信,这么浅的水能淹死人,也不明白刘军为什么会下到河沟来。

二叔和几个胆大的人把刘军从河里拖到了岸边,人早就死透了,刘军的家人觉得死得蹊跷,还报了警。经过解剖什么的,最后证实,刘军确实是淹死的,也不存在他杀,还把二叔拉去审了一通。

直到今天,二叔说起这件事还是觉得诡异莫测,那一晚明明看着刘军走到了自家大门口,为什么又返回到了河沟呢?或许和他那晚在河边的奇怪举动有关,可就算他掉进了河里,不用说起身,就是翻个身也不至于会淹死,可刘军却偏偏淹死了。。。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