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诡异故事网 » 中长篇 » 第四个人

第四个人

这件事发生在兴业县,是一个很严重的案件,是我做刑警的朋友讲给我的:

胡军在老家周边的兴业县城里经营着一家狗肉店,以火锅为主,借着祖传的手艺,生意做得很不错。七月中旬,老家捎信过来说胡军的弟弟要结婚了,家里说啥也要胡军回去参加。

胡军家里就兄弟二人,弟弟结婚这是人生大事,不能不参加,所以胡军就在店门口贴了告示,休息一周,自己忙活着把没用完的狗肉放进了冰箱里。

正收拾着,就听店门一响有人进来了,那人一进门见店里没人就开始嚷嚷:“胡军!胡军!”

听声音是给自己店里供应狗肉的徐向东,胡军就从后厨走了出来。出来一看果然是,捧着一只宰好的狗,说是来送货。

胡军一听就有些不高兴,因为自己头天给徐向东说清楚了的:“我不是昨天给你打电话说这个礼拜不送货的吗!”

可徐向东还是把货送来了,徐向东这人有些厚脸皮,把狗肉往桌上一放,说是顺手捎过来的。

胡军看徐向东这态度,心里就有火:“可我这几天不做生意,你说来我咋弄啊?”

“没事,不行就放冰箱里,回来再用呗。”

胡军这个火啊,这冰箱一冻,这肉口感就变了,这不砸自己的招牌么!

可徐向东一脸的无赖相,胡军知道这肉自己不收下是不行了,接着胡军就说起了让徐向东还钱的事:“对了,我弟结婚要用钱,你上次在我这借的两万块钱先还给我吧。”

可徐向东说自己是出来送货的,一共就收了千把块的货款,身上也没带银行卡:“行,我身上钱不够,要不你跟我到家里去拿吧。”

胡军一看也没别的办法,反正店里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就把店门锁了和徐向东一起回家取钱。坐上徐向东的小货车,两人心里都别扭,也没怎么说话。

徐向东的家住在城郊,离县城三十多公里,也就是半个来小时就到了。徐向东家里条件还不错,自己盖的二层小楼,虽说杀狗这营生是有损阴德的,可收入还不错,日子过得也比同村人强很多。

“快进屋,认识了四五年了还是第一次到我家吧。”

徐向东热情的把胡军迎进屋,其实两个人以前也只是在生意上来往,只是生意伙伴,算不上很要好的朋友。

“你先到沙发上坐会儿,我到里屋给你拿钱。”

“嗯。”

胡军坐在沙发上一边等一边四下打量着徐向东的家,房子收拾得很干净,装修也不错。不多时,徐向东就拿着钱从里屋出来了,一块儿出来的还有他老婆和孩子。

胡军礼貌的和徐向东家人打了招呼,接过钱数了一遍。

胡军数完钱正准备走,正赶上徐向东媳妇收拾桌子要吃晚饭:“向东啊,留胡军在家里吃完饭再走吧。”

胡军觉得这样不好意思,想走:“不了不了,我还得回去收拾东西呢。”

“哎,吃饭耽搁不掉多少时间的,你不是也还没吃饭么?”

就这样,架不住徐向东的一再挽留,胡军还是留了下来。吃饭不能没有酒,胡军没想到徐向东这么好客,一来二去的这酒越喝越多了。

一直喝到了十点多钟,这顿酒才算喝透。胡军其实酒量一般,架不住徐向东一直劝,喝得有点多,已经走不了路了,更别说回家了。

徐向东架着胡军:“都这样了,你也别回去了,就住我家吧,我家还有空房间。”

胡军心里觉得不妥,可喝得走路都费劲了,回家是不可能了,只能由徐向东搀扶着到了客房。

徐向东把胡军安置好了,自己也是喝得不少,于是摇摇晃晃的就回屋睡觉了。胡军倒在床上开始呼呼大睡,这一觉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之后,胡军就被一阵细碎的人语声吵醒了,那些声音窸窸窣窣的,像是几个人在小声的商量着什么事。声音虽然不大,却吵得胡军无法继续入睡,他起身坐在床边,以为徐向东家人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可听着听着又觉得不像,那些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像是徐向东家的几个人。因为喝多了酒,胡军就想去上厕所。可当他走到门前要开门的瞬间,好像听见外面的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让胡军大吃一惊,想想徐向东坚持让自己到家里拿钱,又非要留自己吃饭,还劝自己喝了很多酒,难道是打了什么坏主意?

想到这里,胡军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屏住呼吸轻轻的靠在门上,想听清楚外面的人在说什么。这一细听印证了他的猜测,外面的几个人果然在商量怎么把胡军杀死,拿走他的钱!

胡军惊吓之余把门错开一条缝,想看清楚外面是什么情况,有几个人,了解了情况,自己好想办法脱身。胡军悄悄的往外看,客厅里并没有开灯,很暗,有四个人在沙发上小声的商量着怎么对付胡军。

因为光线昏暗,胡军没办法看清楚那几个人的相貌,凭体型他大概判断出是徐向东和他的老婆孩子,而另外一个出主意的人,他实在看不出是谁。

看清了外面的情况,胡军又轻轻的关上了门,他实在想不出来除了徐向东一家三口以外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出主意害死自己?但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早点离开徐家。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四个人好像是拿定了主意,各自散开了,胡军听着客厅没了动静了才轻轻的推开了门。客厅里空空荡荡的,除了黑暗没有别的东西。胡军不知道那四个人什么时候动手,于是悄悄的摸到了厨房先找些东西防身。

最后,胡军在厨房里找到了一把菜刀!

胡军提着菜刀正准备离开徐家,刚走到客厅就看见一个人从卧室里出来了,看身形像是徐向东。

胡军说,他当时就一个念头,他们要对自己动手了!求生的本能告诉他要先下手为强,于是不等徐向东做出反应,举起菜刀就劈了过去!

“咔嚓!”

这一刀正砍在了徐向东的脖子上,血顿时就喷溅了出来!

砍死了徐向东,胡军提着道走向了卧室,他知道是有四个人要害死他,他要把剩下的三个人也干掉才行。推开卧室门,床上睡着两个人,胡军也没有看清是谁就下了杀手!

解决了三个人之后,徐向东浑身是血的举着菜刀开始在屋里寻找第四个人。可他把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也始终没有找到那第四个人。

胡军确信自己看到四个人坐在一起筹划着怎么害死自己,而那不见的第四个人就是出主意的人,可胡军把每一个房间反反复复找寻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那第四个人!可胡军真真切切的能感觉到第四个人就在屋子里。。。

胡军在徐向东家里折腾了一夜,大喊大叫着让那个人出来。惊动了邻居报了警,徐向东家这起灭门案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后来在对胡军的审讯中,胡军承认了自己的全部杀人过程,可他坚持屋里有第四个人,而且那个人是主谋,要害死他!

经过诊断,胡军并没有任何精神问题,承担所有刑事责任,被判处死刑,而让我这位刑警朋友不解的是,犯罪现场除了胡军,只有徐向东一家三口的生活痕迹,胡军坚称的第四个人到底是谁?

是人?还是。。。?

“还有一个人!还有一个人!!”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