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诡异故事网 » 中长篇 » 养鬼

养鬼

这件事发生在2007年,那时候我跟一个同乡到浙江省常山县一个叫张家坝的地方干工程。当时我和同乡,还有一个当地人住在一起,临时租了个民房做宿舍。

我们宿舍一共就三个人,我、同乡王安林,另一个就是那当地的,他因为家离工地有些远,所以也住了进来,叫阿哲。都是年轻人嘛,没几天也就混熟了,我们做测绘的,天一撩黑就收工了,吃过晚饭没事干,我们仨就轮流讲起了鬼故事:

“这事是我大姑他们村的,说是一个女的。。。”

那天王安林讲了一个他大姑村里发生的一件事,说是一个女的白天会娘家到了晚上挂念家里的孩子,就连夜往自己家赶。乡下晚上很黑,她路过一片坟地的时候,突然尿急,看四下无人就在路边解决了。

“她刚到家就不让人了。。。”

当她解完手,一扭头发现这一泡尿正好尿到了一个坟头上!可把她吓坏了,提上裤子就往家跑,等进了家门,人已经神志不清了,见谁咬谁,最后把四岁的亲生儿子活活咬死了!村里好多人都亲眼看到了,说她那样就是让恶鬼附体了。。。

“那女的力气老大了,几个人都按不住!”

王安林讲得有鼻子有眼的,大晚上听着感觉脖颈子冒凉气。我对这种神神鬼鬼的事很着迷,听完了就忙问王安林:“真这么邪乎啊,那女的后来怎么样了?”

一旁的阿哲却笑着说:“我说大龙啊,他讲得这么玄乎你也相信?这世上哪有这么多鬼呀。”

我一听,立马坐了起来:“阿哲你也别这么说,我觉得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王安林也有些不愿意,冲着阿哲嚷嚷:“你说我的是吓唬人的,那你说一个真的给我听听呀!”

“哦?你们想听真的?”阿哲见王安林生气了,有些好笑,就故弄玄虚的吊我们的胃口。

我听阿哲的语气,他好像知道些什么,来了兴趣:“啥事?快讲讲。”

“这是真事,这张家坝就有!这里的很多人都知道,也有很多人见过呢”阿哲突然停顿了一下,一脸凝重的蹦出了两个字:“养鬼!”

“啥?这地方养鬼?真的假的?”

“你吹牛吧?”

这事可从来没听说过,我和王安林都来了精神,王安林更是不太相信,说阿哲是吹牛。

“我吹牛?”阿哲也来劲了,“就在咱这张家坝的西边,有个水塘边住着一个怪人,他在自己的身上养着鬼呢。你们如果不信,咱明天就带你们去瞧瞧!”

就这样,带着对神秘事物的一种期待,那一晚我们早早就都睡下了。第二天下了工,我、王安林、阿哲三个人早早的吃了晚饭,由阿哲带领着,要去见识一下那个养鬼的人。

因为我们住的地方都是些老式建筑,各种名称的小巷纵横交错,阿哲带着我们绕来绕去,王安林就有些不耐烦了:“我说阿哲,你领着我们转来转去半天了,那人到底在哪儿啊?”

“别急嘛,再过两条小巷就到了。”

因为阿哲是当地人,对地形比较熟悉,王安林也就不再多问了。

于是,我们又在窄巷子里转了两个弯,眼前就出现了一片很老的明清时代建筑。那些房子看上去很破,也不像住着人,应该是老城改造等着拆除的老屋。

那些老屋年代久远,又没人居住,天又黑下来了,看着就有那么几分阴森,我和王安林正看着愣神。

“看见了吗?他就住在那边的破房子里。”阿哲停住了脚,转头问王安林,“王安林,你如果害怕了,后悔了,现在回去还不晚,别一会儿吓着哦。”

“谁害怕啊?”王安林让阿哲用话一激,来劲了,率先迈出一大步,“走啊,看谁害怕。”

于是,我和阿哲也紧紧跟在他后头,来到了那座老屋的跟前。

“嘘。。。都轻点,别让他发现了。”

到了那老屋的墙边,阿哲把我和王安林拦到身后,示意我们小声点。看样子,应该是阿哲以前来过。

我们仨轻手轻脚的凑到了窗户底下,听着里面没动静,阿哲就把手扒在窗台伸头往里面看。我和王安林也好奇,也跟着阿哲一块儿看。

屋子里光线昏暗,也没什么摆设,还有一阵阵的霉味夹杂着一些腐臭味。屋子里坐着一个人,背对着我们,低着头,也看不清面貌,这应该就是阿哲说的养鬼人。

我们三个人扒在窗户上,大气也不敢出的往屋里瞅,那个人就那样一动不动的低着头坐在那里。就这么瞅了七八分钟,突然那个人肩膀开始抖动,发出轻微的呜咽声,似乎在抽泣。

“我不想再干了,你放过我吧。。。”

我们仨正觉得索然无味时,那人开口说话了,带着一种哭腔,像是在向某个人求饶。

“已经有人知道我的事了,如果再做,这里就不能待了。。。”

因为声音不大,听得也不完全,大概是说他干的事情暴露了,如果再干就不能留在这里,要搬到别的地方去。

那人说的话听得我一头雾水,我就缩回头小声问阿哲:“他这是在跟谁说话呢?”

“不知道啊,屋子里就他一个人呀。”

阿哲也只是听说有这么一个人,今天也是第一次见,而屋子里也没别人,不知道那人在跟谁说话。难道真的和传说一样,他在跟鬼说话,而我们看不见!

这时,王安林提出了一个建议:“咱们可以从那边绕过去,从那边窗户看看他的正面,一定能看清。”

“那好,轻点走,别让他听到。。。”

我和阿哲都赞成王安林的办法,受好奇心的驱使,决定绕到另一面去看个究竟。

因为很多的房子都已经拆了,我们仨从一些废墟和工程垃圾中小心的绕了过去。还是阿哲第一个上了窗户,因为传呼对着那人的正面,我们三个人都上去怕被发现,就由阿哲先上去看个虚实。

可阿哲刚探头往屋里看了一眼,身体就是一颤!像是看到了极其震惊的画面,他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阿哲像是受到了惊吓,从窗户上缩了回来。

“你看到什么了?”

“你怎么了?”

我和王安林忙问他看到了什么,可阿哲用双手捂住了嘴巴,像是要呕吐!

一转身,捂着嘴就跑到了远处,呕吐了起来。

这更加剧了我和王安林的好奇心,阿哲到底看到了什么,让他有那么强烈的反应。难以安耐的好奇心驱使着我们俩爬上了那扇窗户。

接下来,我们看到了这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情景!

那个人的上衣敞开着,瘦骨嶙峋,他的手里拿着一根某种动物的腿。而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他的腹部竟然长着一张人脸!正在啃食着那人手里的肉,发出“咯叽咯叽”的咀嚼声!地上还摆着好几具血肉模糊的动物尸体。

突然,那肚子上的人脸停止了咀嚼,用一只血红的眼睛看向了我和王安林!

吓得我们大叫一声,从窗户上跌落了下来。恐怖的画面震撼得我们俩瘫坐在地上,忘记了逃跑!

“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那窗户里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听声音并不是那个男人的,那么只能是那张脸发出来的喊叫!

我从没见过也没想过,这世上会有如此诡异之事。在一旁呕吐的阿哲,拉起我和王安林就跑,我们仨头也不回的一直跑回了宿舍。第二天,我们把这件事和工程队的同时说了,很多人都不相信,于是组织了很多人又一次到了那个老屋,可此时已经人去屋空,只留下很多动物的骨头和尸骸。。。

关于这件事,在当地有几个版本的说法,有说他肚子上是长了个怪瘤,也有说他是被恶鬼操控了,让他喂养自己。而我直到今天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