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诡异故事网 » 中长篇 » 月夜诡事

月夜诡事

事情发生在2010年的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尹村镇西侯村,是我表哥的真实经历:

“哎哟,大旺,这么早就出来放鸭子啦。”

“是呀,刘叔,早啊。”

我表哥叫李大旺,那年搞起了生态养殖,养了一些所谓的生态鸭子,每天一大早都要赶到村西头的河湾里去散养。

“早点赶出去清静,要不又要惹得邻居有意见了。”

表哥那天跟往常一样赶着鸭子去河边,一路上跟村里人打着招呼。

“那你先忙,我去地里看看。”

“好的,刘叔有空去家里喝酒呀。”

大旺哥也是紧跟形势,看这些年不是生态蔬菜就是生态养殖的,也跟着想试试搞点能赚钱的路子。但刚开始大旺哥不敢养太多,一是怕销路不好,二是怕万一碰上啥病啥灾的,自己应付不过来。所以一共就养了一百来只的鸭子,每天都赶到小河里去吃河里的小鱼虾,不喂饲料,这样的鸭肉质好,卖的价钱也高。

大旺哥一心想靠着这养鸭子发家致富,伺候得也精心,鸭子下水后他也不回家,就坐在河边看着。但是一个人就这么待着,又没人说话,实在太无聊了,免不得的他也开始有些犯困了。

就在大旺哥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的时候,一个人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后:“今晚八点。。。”

那个人走到大旺哥身后,冷不丁的这句话把大旺哥吓得一激灵!赶紧回头看,发现来人他并不认识,而且那人就那样僵硬的直挺挺的站在他身后:

“今晚八点,我在树林里等你。。。今晚八点,我在树林里等你。。。”

表情异常僵硬的重复说了三次,今晚八点在树林里等你!说完转身就走了,弄得大旺哥呆呆的坐在地上半天没反应过来。

等大旺哥缓过神来起身去找那人想问个究竟时,发现那人走进了河边的草甸子里。大旺哥越想越奇怪,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说晚上在树林里等自己?于是就赶紧跑两步想追上去问个明白。

可是也就是一转眼的功夫,那人就不见了!大旺哥在草甸子边寻了半天,也没看见人影!然后又穿过半人高的草甸子,眼前就是一片树林。这片林子有好些年了,村里很多人家的坟都埋在这里。

刚刚叫醒自己的人就是走进这片树林的坟地里不见的,虽然是白天,可这时的大旺哥也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难道自己见鬼了?

想到这,大旺哥也不敢停留了,只想快点离开这阴森森的地方。经过这一场怪事,他也没心思再放鸭子了,早早的把鸭子赶回了家。回到家后也没把这事跟媳妇说,大旺哥觉得媳妇知道了也是瞎担心,于是吃过晚饭,就早早的睡下了。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可到了夜里十一点多钟的时候,大旺哥的媳妇被一阵奇怪的声音给吵醒了。

“当家的?”

我表嫂很胆小,赶紧起来想叫大旺,可是一起身就发现大旺哥并不在被窝里!

我表嫂当时就有些奇怪,平时大旺哥睡下后是怎么都叫不醒的,可现在这大半夜的不睡觉,人去哪里了?

就在这时,“哐!”房门传来一声响,像是有人出去了。而这时,我表嫂看见家里的衣柜被翻得乱七八糟,衣服裤子更是被扔了一地!

这可把我表嫂吓坏了,她觉得,这家里肯定是进了贼!可这会儿又不见大旺哥的人影,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心里是又急又怕。

“踏踏踏———”

突然,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拖拖拉拉的脚步声!

于是,表嫂大着胆子悄悄走到门边往外看,发现那人正是大旺哥!他正拖拉着脚步往大门外走。此时的大旺哥穿着他结婚时的西装,目光呆滞的往外走着。

我表嫂就有些想不通,不知道他大晚上的这是要去哪里,于是在房门口喊他:“大旺!大半夜的你要去干什么呀?”

可是无论怎么叫他,大旺也不答应,就好像没听见一样,就跟丢了魂似的,拖拉着脚步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表嫂有些担心,本想追出去,可又想到孩子一个人在屋里又不放心,也就没敢追出去。心想大旺哥可能出去有事,一会儿也就回来了,可没想到,大旺哥这一出去就出了事!

当天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这个点村里人都睡下了,可还是有两个人正轻手轻脚的走在河边的小路上。

“踏踏———踏踏————”

这两个人背着电鱼机,扛着网抄子,正要去河里电鱼呢。他们俩正是村里老林家哥俩。

二林边走边张望,农村的夜晚是非常寂静的,也特别黑,他平时特别胆小,今晚于是他哥非拉着他,他是死活不会在晚上出门的。

“哥呀,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出来干啥?好瘆人啊。”

看着河边的树林被风吹得沙沙响,而且林子里也是漆黑得让人看着心里打怵。

“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大林看着二林想打退堂鼓,马上就呵斥了他一顿:“一个大老爷们,瞅你那点出息!”

没办法,二林只好退一步跟哥商量:“那咱们就电一会儿,早点回去行不?”

“行行行!”

要说村边这条河那真的是水美鱼飞,有不少村民都会来这里撒网下笼子,但是电鱼就得挑时间了,不能耽误白天大家使用河里的水。而且这电鱼的装备也简单,就是一个电瓶,用两个竹竿缠上电线,头上接一个铁丝,两个竹竿一起放到水里,一导电不出一会儿,这鱼就电死了。

果然,这哥俩电了没一会儿,河面上就漂起了一层的鱼。秋天的鱼就是肥美,电上来的个头都挺大。这可把大林高兴坏了,抄起网兜专挑大个的捡,小的就直接扔掉。

就在大林捞得过瘾的时候,突然二林后退几步撞在了他的后背!

“你不能站稳点吗?坐河里把你也电死算了!”

“不是,哥。。。我。。。我好像看到鬼了!”

“你说啥?”

大林看着二林一脸惊恐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就顺着二林指的方向往树林里看去:“就。。。就在那边。。。”

大林一向胆子大,也不信邪,走过去扒开河草想看个究竟,二林虽然害怕,但更不能一个人待着,就赶紧跟在他哥的身边。

“哥。。。你看。。那不是鬼是啥?”

“别瞎说!哪来的鬼!”

就见树林里的坟地中间站着一个黑影,那东西身上长满了触手,迎着风一阵的摆动!二林这一看更是快吓死了,想拉着他哥走。

“哥啊!这太吓人了吧,快走吧!”

可大林不信邪,非要去看个究竟:“这看着也不像鬼啊,咱走近点瞧个清楚。”

二林真的是快吓死了,可是他哥不走,他又不敢一个人走,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他哥的身后。

等走近了,眼尖的大林一瞧:“哎?我咋看着像咱村的李大旺呢。”心想,这大半夜的,李大旺在这里干啥?就想上前看个究竟。

“大旺?大旺?你大晚上的在这干啥你呢?”

“大旺哥?”

大林哥俩奓着胆子一边靠近一边叫着李大旺,可是大旺哥那时并不应声,就呆呆的站着。等走近了,二林才发现刚才的并不是什么触手,而是大旺哥的衣服被撕成了布条在随风晃动。

这时候哥俩已经没啥好怕的了,走上去跟李大旺打招呼:“大旺!大旺!我是大林呀。”

“大旺哥,你这是怎么了?”

可是他们发现大旺哥那时目光呆滞没有神采,而且怎么叫都毫无反应!他们说,大旺哥当时就好像中了邪一样,眼神放空,跟个丢了魂的傻子似的。

“哥!我看大旺哥是不是中邪了?”

“我瞧着也不对劲,先把他送回家吧。”

于是,哥俩商量着要先把大旺哥送回家再说。就架着大旺哥往村里走。那时的李大旺虽然神志不清,但也不反抗,任凭他们架着走。

这树林离村子并不远,平常也就几分钟的路程,可是那晚大林哥俩拖着神志不清的李大旺走走停停,蹭了半个多钟头才到了大旺家。

“大旺媳妇,快出来,你家大旺出事了!”

因为大旺哥晚上出门时我表嫂也不知道他啥时候回来就给他留着大门,这会儿大林哥俩一到大门就喊着我表嫂出来看看。

大林哥俩帮着我表嫂把大旺哥扶上了床,又把他那身撕烂的衣服给脱了下来,可一看清大旺哥身上的伤口,三个人都愣住了!

“他。。。他这是咋弄的?”

就见李大旺全身上下全身抓痕,深一道浅一道的密密麻麻的都是,看着人头皮发麻。而他本人虽然浑身都是伤口,但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大林看着也没别的能帮忙的,也惦记着河边的电鱼机,就跟我表嫂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大旺媳妇,我们先回去了,有事再叫我们啊。”

“大林,麻烦你们了。”

我表嫂满心感谢的把他们送出了大门。

到了第二天,大旺哥醒来了,对于昨晚自己穿衣服出去了,去了哪里,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弄得竟然全然不知!我表嫂虽然觉得事有蹊跷,可追问半天也是啥也不记得,没办法这事只好先放下,好好的让大旺哥养伤。

“怎么样?能起来吗?”

“没事,好得差不多了。”

这伤足足养了半个月才好,虽然不想当时满身血痕那么吓人,可留下的这一身伤疤看着还是挺让人触目惊心的。

“慢点走,不行就别硬撑着。”

“放心,没事了。”

就这样,因为这次意外,大旺哥的身体也虚弱了很多,又养了二十多天才算恢复了过来。而这些日子大旺哥一直在家里养病,实在有些憋闷了,想出去透透气,可表嫂一直不放心,反复盯着大旺哥:“别走太远,早点回来呀。”

“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其实大旺哥根本不是在家里闷得慌,他就是想出来弄清楚自己这一身伤到底是怎么弄的?他知道想要弄清楚这件事,就必须去河边那片树林里的坟地看看。

大旺哥很快就到了那片坟地,他是真的不记得那晚都发生了什么,就仔细围着坟地转着看,想想起来那晚的一些情况。

他就这样转悠了小半圈,这时一个荒草丛生的老坟头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个坟头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墓碑都是破的,坟头上的荒草长得老高,但奇怪的是,在坟的周围都是一些凌乱的脚印。

大旺哥虽然想不起那晚发生了什么,但他看得出那些脚印就是自己留下的。再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坟头上都是鸭子踩过的脚印。

原来,这树林离着河边很近,所以有些鸭子会跑到树林里觅食,而在这附近放鸭子的,也只有是自己了。

虽然他不敢断定,但是他心里大概也都明白了,自己大晚上跑到坟地还弄了一身伤痕,跟这坟头上的鸭子脚印有关系。所以从那之后,我大旺哥就再也不敢去那一片放鸭子了。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