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诡异故事网 » 中长篇 » 冻死鬼

冻死鬼

这件事发生在早些年的小兴安岭附近的一个林场里。

“大娘您别出来了,我自己弄他去就行了。”

那年冬天,林场的田富受了寒,生了一场大病,折腾了好些天也不见好,没办法只能送往县城里的医院救治。

老太太放心不下儿子,颤巍巍的把他们送到门口一个劲的嘱咐着:“生子,这次麻烦你了。路上你们俩一定要小心啊。”

那个年月交通不通便,出现全靠马车,那天一大早老张就套好了马车,车上又铺了一床厚被子,到县城的路不近,生怕田富在路上又冻坏了。

“田富,你得盖严实了,路上别再受了凉。”

“嗯。。麻烦你了张哥。”

老张人糙心细,给田富仔细的掖好被角,还不忘再叮嘱一下:“你躺好了,我快点赶车,咱们中午就能到地方。”

“我没事,你不用那么赶,道不好走,你慢点。”

安顿好了田富,老张坐在马车前,腿上也盖了一层被子,挥舞着鞭子一声吆喝:“躺好了!咱们走!”

“啪!”老张鞭子一挥打了个响,抽在马屁股上。那马也是老张养了好些年了,很驯服,四蹄一扬拉着马车就往前跑。

东北的冬天那是冰天雪地的,大地上都覆盖着积雪,天冷得要命,呼出一口气就能冻成冰的那种感觉。路上有积雪就特别滑,老张虽然着急怕耽误田富的病,可也不敢把车赶得太快:

“田富啊,咋样?我赶得快是不是颠着厉害啊?”

田富知道老张担心自己的病情,不想让他担心,就强撑着:“我没事,放心吧,我哪有那么娇气。”

马车一路在雪地上狂奔,走了有三十多里地的时候,就到了大北沟的地界。这大北沟,路两边都是林子,到了这个时节,树木都让雪给压断了。而大北沟的老人们却都习惯叫这个地方——留魂沟!

走到这里的老张心里有点打怵,因为这地方可没少出邪性的事:“田富,你再撑一会儿,咱们过了这大北沟就差不多快到了。”

“田富?田富?”老张担心田富,总会时不时的询问上几句,可这次老张问了好几声也不见田富答应!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老张赶紧回头一看,就见一路都躺在车上病恹恹的田富,此时竟然正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

“呃?田富,你咋起来了?”

老张担心他被晃倒了,赶紧停住马车就询问他起来要去干啥?可是田富根本不理会,从车上直接就跳了下去。

“田富,你这是干啥去啊?田富?田富?”

只见田富晃晃悠悠的下了车,朝着一个壕沟走了过去,老张以为他是想下去撒尿,可接连叫了好几声也不回话,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奇怪。田富晃晃悠悠的走到路边的一个好沟里,对老张的喊话是充耳不闻!

“咴!嘶嘶嘶———”

老张刚准备跟上去看看,可就在这时,一直温驯的老马突然前蹄一抬,嚎叫起来,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随即发疯似的在雪地上一路狂奔!

“吁!吁!”老张用力拉住缰绳,想让马停下来,可那老马已经惊了,任凭他怎么吆喝都不肯停下!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老张就算是老把式,也被弄得手足无措。

眼看马车是越跑越远,怎么叫也叫不停,老张心里有放心不下田富,没办法一咬牙,纵身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摔了一跤,但也顾不上把受了惊的马追回来,他担心田富本来就病着别再出啥事的,赶紧往回跑去。

等老张跑到了田富下车的地方,远远的就看见田富正蹲在雪地里,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而田富的帽子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就见他低着头满头大汗的在雪地里刨东西!

“田富,你咋了?没事吧?你在这找啥呢?”

看田富没事,老张也就放心了,忙着一边叫他一边靠了过去。可走近了才发现,田富正用手在冻土上抓挠着,这会儿已经挖出了一个浅坑。

这可把老张给吓着了,要知道东北的冬天,那冻土可不是一般的坚硬!别说用手刨了,就是用镐头铁锹的也就只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浅印子。而田富用一双手居然就在冻土上刨出了一个浅坑!

这时的田富,手指已经血肉模糊,有几个指甲都已经翻了起来!所谓十指连心,可这会儿田富就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用力的挖着。而在田富的身边还有几根骨头,应该是田富刚才从冻土里挖出来的,看样子有些像人骨头!老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时间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田富。

只见田富在冻土里刨出来了一些人骨头后,又把那些骨头架起来,就像是架一个火堆似的。然后坐在那堆骨头旁边,伸出手去烤火,好像那些骨头堆就是在燃烧的火堆似的,而田富则满头大汗的坐在火堆旁!

“田富,你这干啥呢?”

老张这会儿看出了不对劲,心想这田富八成是中邪了,也不敢直接把他拉走,就先试探着搭手在他肩膀上说说话。

这离得近了,老张发现田富两眼翻白,嘴角上扬,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淌,在这天寒地冻的环境下,田富好像是被热得不行了!

突然,田富站了起来,把大棉袄往下脱了!

老张赶紧上前制止:“田富你要干啥?你还病着呢!不能脱衣服啊!”

可是田富还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管不顾的脱着!田富这会儿的力气非常大,老张怎么也拦不住,没一会儿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脱完衣服后,田富又坐到了那堆骨头旁边继续烤火的样子。虽然衣服都没了,可这会儿的他还是汗流浃背,毫无意识的坐在骨头堆边。

“田富!你醒醒,快把衣服穿上,这样你会冻死的!”

老张在一旁看着急得不行,可不管怎么叫,田富就是听不见!没办法,最后老张只能来硬的,上前把田富硬拉了起来,可田富却在极力的反抗着!

“田富,你快醒醒!快醒醒呀!”

“啊。。。啊。。。”

老张使出浑身的力气,硬是把田富拖离了那堆骨头,而田富反抗不了就在嗷嗷的撕心裂肺的叫着,就好像老张做了啥伤害他的事情似的!

“啊!!!!”

最后这一声,嗓子都叫破了,根本不像是人的声音,更像是鬼在叫!

因为马车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老张用大衣裹上田富,拖着他走。离开了那堆骨头后,田富就不再挣扎了,任由老张拖着他。。。

“咚咚咚!”“有人吗?救命呀!”

就这样,走出了三里地才见到人家,这时田富已经冻僵了,早就没了知觉。老张猛敲着一家的房门救助,开门的是个老头,老张赶紧把情况说了一下:

“大爷,您帮帮忙,他被冻得快不行了。。。”

“快让他进屋吧!”老头也是个热心肠,赶紧把他们让进屋里,“人冻成这样得用凉水缓缓才行。”

这开门的关老汉有经验,他说人冻成这样不能放在暖和的地方缓,必须放到凉水里才能缓过来。于是找来一个大木盆,放了一盆凉水,让老张帮忙两个人把田富放到了盆里。

“大爷,这样能行吗?”老张有些担心,一直在旁边守着,毕竟是受人之托,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可不好交代。

“放心吧,以前被冻僵的人都是这么缓的。”

就这样,田富在凉水里泡了一个多钟头,果然真的缓醒了过来。。。

“田富,你觉得怎么样了?”

关老汉和老张把缓醒过来的田富扶到了热乎的炕头上,又给他熬了一碗驱寒气的姜汤,田富这时候算是有活过来了,问着老张:“张哥我没事了,我这是在车上睡着了吗?”

“你呀!可把我吓死了,你到底是咋了?像中了邪似的。”

老张这时候才想起问田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田富对于刚才的一切完全不记得了!就记得自己一直躺在马车上,醒过来就在这炕上了。

“他这是在大北沟着了道了,遭了冻死鬼索命。”这时一旁的关老汉结果了话茬。

“冻死鬼索命?”

关老汉说,田富这是遭了道,大北沟是方圆十几里唯一的密林,很多走到那里的人都会进去背背风取暖。也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每年都会有人被冻死,而且死法都相同!都是用人骨头堆成火堆的样子,以烤火的姿势被冻死在那里,棉衣都被扔在一边,脸上挂着惬意的表情!至于为什么会那样,谁也说不清楚,都说是冻死鬼找替身,被索了命去。

老张和田富在关老汉家里住了一宿,第二天关老汉驾着车把两人送到县医院。田富也算是命大,虽然坏了两根手指,可命总算是保住了。

  • 上一篇:
  • 下一篇:没有了
  •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