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恐怖】

山神

事情发生在1998年,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的呼玛县,一个普通的山村里。

正值初秋,村里的老把头带领着大家在山腰处的开山工地祭拜山神。这种祭拜山神的仪式已经在这里流传了几百年了,源于本地的萨满教。古萨满人认为东北地区物资丰富的白山黑水都有守护的神灵,所有在山上和水里讨生活的人们,受到大自然的恩赐,都要对这些神灵进行祭拜。而老把头就是村里的带头人,最是尊重传统,也深得村里人尊敬。

可这一天给山神上了香之后,那三炷香却出现了两长一短的情况。老把头盯着那香火半天没有说话。

之后,就回头说:“唉!回去吧!看来今天山神爷不赏给我们饭吃。”

听到这收工的消息,让很多刚刚上山的村民都有些意外。按以前的规矩,只要老把头发话了,大家肯定跟着他都回去了,可现在时代不同了。这次的开山采石工作,大家虽然还是习惯性的由老把头带领,但却是自己挣自己的工钱,那个城里来的老板是按照每个人的采食量算钱的!

听到老把头说不动工了,这就让几个平日里见钱眼开的家伙不乐意了!

“为啥呀?都来了就这么回去?那今天的工钱不就没了么?”

村里的周长林就是这样的人,这些年他在村里盖了新房欠了些钱,所以想趁着天气好多干点儿多挣钱。

只见他怏怏不乐地说:“你们都不缺钱是不是?我今天可不会回去的!”

其他人也来劝他:“老把头的话你也不听啦?”

“切!”周长林不屑地回应,“都什么年代了?”

老把头有些生气,就和他辩解:“周长林!你知不知道刚才烧的那叫断头香!很不吉利的!”

“可别再拿那一套吓唬人了!”周长林根本不听话,叫上自己要好的朋友,“走!咱俩去干!”就进入了工地。

这天要做的是爆破开山,老把头看着这两个冒失的年轻人实在是担心,可毕竟时代不同了,现在他也无力干涉这俩急于挣钱的年轻人。

邻居劝老把头:“算了,现在也不是生产队时期啦,管不了了!人家也没把咱们那一套当回事,回去吧!到我家喝酒去!”

在山上,周长林一边心里骂着那个迂腐的老把头,一边带着另一个同伴在山坡上埋好了炸药。然后俩人远远地把引线延伸到了山坡另一处的石头后边,之后两个人在石头后面躲避好,便开始了喊山!

“开山喽!!开山喽!!”

喊山是开山的规矩,是为了让放炮时还在山上活动的人注意躲避。象征性的喊了两句之后,周长林按下了引爆器。

“嘣!!!”

一声巨响,排在山腰处的炸药被引爆了。巨大的爆炸让整个山都在摇动,碎石飞溅。

过了一会儿,一切都平静下来,两个刚才还在心惊的年轻人都放心了。

“看吧!我说没事!”周长林得意地说,“我跟你讲,今天这些工钱都应该算咱们俩的!”

同伴也随声附和:“对对!他们啥都没干!”

想着那些被炸药轰下来的石头稍作平整就会换来很多钱,俩人都有些兴奋。

可就在俩人想离开躲避的巨石时,天却突然黑了下来!俩人抬头一看,原来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阴了下来,几块乌云严密的封住了山顶的天空!

和周长林一起的人就奇怪了:“这天咋说阴就阴了?不会下雨吧?”

周长林依旧不屑:“这时节还下雨?别叨叨啦!阴天干活还凉快!快干活吧!”

于是又拿出几只炸弹再放一炮。而这时乌云却越聚越多,远处天边隐隐传来几声滚滚闷雷。

与此同时,山脚下的村子里。老把头在邻居家喝酒。

“老哥,来!喝点!”邻居给老把头斟满小酒,可见老把头却是一脸愁容,就说了:“还寻思那俩人啊?别想啦,人家都不听你的!”

老把头端着酒杯,看着外面突然阴下来的天,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但心里一直安慰自己,但愿是想多了!

可正当两杯酒下肚,情绪刚刚提起来。

“轰!!!!”

山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一阵白烟升腾起来!多年的经验让老把头明白,这是炸药放太多了!

老把头一下子坐了起来,从窗外看了一下放炮的位置,心顿时沉了下去。

老把头迅速穿上衣服:“不好!出大事了!快!叫上几个人!”

那爆炸的地方正是一处最陡立的山坡,山顶上有许多松散的石头堆积。这一炸,肯定把山上的石头都轰下来了!

慢慢的,那阵白烟落了下来,几个人开始向山上进发。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几个人终于赶到了开山采石的工地。可围着工地转了好几圈,始终没看到周长林和那个年轻人。

老把头的心稍稍放了下来,希望这两个家伙能懂得远远的躲开,没出危险。可是还是没看见人,心里还是放不下。

“喂!周长林!你在哪里呀!”

“周长林!”

喊了很久也没见回应。老把头最后来到工地旁的一处断崖,小心翼翼的探头往下看去。

可这一看,却让开了半辈子山的老把头都叫了出来:“快!快来人!在这里!”

几个人见老把头那样子,都围拢过来,往下看去。只见断崖下的一个大石头底下,正压着周长林!

他从胸口以下都被巨石死死的压住了,但是人还活着。只见他一只手撑着巨石,一只手伸向上面的人:“救救我!老把头,救救我!”

正当老把头带人从断崖的缓坡处想下去救人时,突然又一阵轰隆隆,巨石滚落的声音传来,山坡上的一堆碎石向崖底砸了下去!

老把头看那些碎石滚落的方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因为那正是周长林被困的地方!

霎那间,碎石已经朝着周长林砸去!

“噗哧!!”

周长林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巨石砸成了肉泥!刚才的声音是血肉被挤压发出来的,光听着就觉得恐怖!

几个人眼睁睁地看着惨剧发生,都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看到周长林死了,几个人又开始找另外一个年轻人,可是找了整整一天也没找到,也许早就被那些碎石埋在泥土里了吧。。。

夜叉

这件事发生在我十二岁那年,现在过去了十多年,但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时我们家住在江苏八都镇,那天我和爸妈一起到奶奶家给奶奶过生日。

吃过晚饭大人们就拉了会儿家常,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而妈妈因为爸爸在酒桌上喝得有点多,有些失态,埋怨了一路。爸爸也只是听着,并不顶撞妈妈,他应该是知道妈妈说完也就没事了。

我因为在生日宴上喝多了饮料,突然尿急,就想一边的小巷跑过去。

“哎,你去哪儿?”

“尿尿!”

“你们爷俩真是一个德行。”

没办法,爸妈就只能站在那等我撒尿回来。

而我跑到了旁边一个没人的巷子里,解开裤子,就尿在了一面破墙的墙根上。

一泡尿呲出来,一下子就轻松下来了。就在我提上裤子要往回走的时候,听到了小巷子里传来了一些脚步声!

我就好奇的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我所在的小巷尽头是交错的另外一条小巷,很黑,只能听见杂乱的脚步声,却看不到人。

等那些人跑得近了,我才隐约看到好像是三个人,穿着很奇怪。他们快速的从我面前一闪而过,因为小巷很黑,并没有灯,我也没有完全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但能感觉到他们脸上都戴着面具!

天都这么晚了,几个人戴着面具在小巷里跑,这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胆子,竟迈开不知追了过去!

我跑出了那条巷子,停住了脚步,躲藏在墙角,伸出头往外看。借着月光,我看清楚了他们三个人站在一户人家的门前。

他们都穿着奇怪的衣服,脸上戴着一副青面獠牙的面具,看上去很是吓人!只见他们围在一起,叽里咕噜的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像是在商量着什么事情。其中一个好像是他们的头儿,在发号施令。

等他们商量完了,就走到了那户人家的大门,不过大门是关着的。我以为他们会敲门或者把门破坏掉,可没想到他们却像变戏法一样,在门前消失了!

看得我差点叫出声来,那几个人竟然凭空消失!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从墙角探出半个身子想要看个仔细。

那几个人确确实实是在大门前消失不见的!

我正脑子飞转的在想到底怎么回事,那几个人又突然的出现在了大门口!

这一次,他们的样子却万分恐怖,吓得我赶紧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因为那三个戴面具的人,每个人的手里都拎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我哪见过这样的场景,我紧紧的捂住嘴巴,压抑着自己不要发出声音惊动了他们,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而那三个人出了大门,径直朝着小巷的一头跑。等他们跑远了,我才战战兢兢的从墙角走了出来。

我实在不敢相信刚刚所看到的一切,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我感觉两腿发软,想迈步离开,却感觉双腿无力,抬不起脚。

“那么大声叫你,怎么都听不到啊?”

“撒个尿跑这么远。真是的。”

就在这时候,我爸妈找了过来,他们说等了我一会儿都不见我回来,回头找我的时候,我已经不见了,他们俩就顺着小巷一路找过来才看到我。

我也顾不得爸妈的埋怨,指着那边,结结巴巴的说:“那。。。那家人让人给杀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什么杀人放火的,赶紧回家!”

爸爸一听就火大,可能是因为他们刚才没找到我着急了,也根本不相信我的话,还把我训斥了一顿。

我一脸惊吓加委屈:“我没撒谎,我真的看到了,不信你们跟我过去看看。”

于是,我爷爷不知道自己那时候为什么一定要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壮着胆子,当先走了过去,爸妈也没办法,跟了过来。

我原本以为那几个怪人杀了人,提着人头走的,地上会滴落很多血迹。可当我走到那家门前,在那几个怪人停留过的地方发现,一滴血也没有!爸爸为了让我死心,还走到那家门前用手推了推大门,可里面是关着的,也认定我说的是假话。

“你爸爸喝多了,你也喝多了,是吧?”

回家的路上,妈妈由埋怨爸爸改成了埋怨我,我妈妈说她和爸爸在小巷里找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看到我,把她急死了,可我就站在那条小巷的角落里啊。我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就在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三天,那天放学写完作业,我去找一个同学玩。刚巧路过那户人家,门口围了很多人,我躲在一旁听他们议论说是那家人,两个大人一个小孩都煤烟中毒死了!不知道这和我那晚看到的情景有没有关系。

这件事一直困惑了我很多年,后来我根据记忆,查到了那个面具的资料,样子很像是夜叉,可传说中夜叉并不掌管生死。。。

第四个人

这件事发生在兴业县,是一个很严重的案件,是我做刑警的朋友讲给我的:

胡军在老家周边的兴业县城里经营着一家狗肉店,以火锅为主,借着祖传的手艺,生意做得很不错。七月中旬,老家捎信过来说胡军的弟弟要结婚了,家里说啥也要胡军回去参加。

胡军家里就兄弟二人,弟弟结婚这是人生大事,不能不参加,所以胡军就在店门口贴了告示,休息一周,自己忙活着把没用完的狗肉放进了冰箱里。

正收拾着,就听店门一响有人进来了,那人一进门见店里没人就开始嚷嚷:“胡军!胡军!”

听声音是给自己店里供应狗肉的徐向东,胡军就从后厨走了出来。出来一看果然是,捧着一只宰好的狗,说是来送货。

胡军一听就有些不高兴,因为自己头天给徐向东说清楚了的:“我不是昨天给你打电话说这个礼拜不送货的吗!”

可徐向东还是把货送来了,徐向东这人有些厚脸皮,把狗肉往桌上一放,说是顺手捎过来的。

胡军看徐向东这态度,心里就有火:“可我这几天不做生意,你说来我咋弄啊?”

“没事,不行就放冰箱里,回来再用呗。”

胡军这个火啊,这冰箱一冻,这肉口感就变了,这不砸自己的招牌么!

可徐向东一脸的无赖相,胡军知道这肉自己不收下是不行了,接着胡军就说起了让徐向东还钱的事:“对了,我弟结婚要用钱,你上次在我这借的两万块钱先还给我吧。”

可徐向东说自己是出来送货的,一共就收了千把块的货款,身上也没带银行卡:“行,我身上钱不够,要不你跟我到家里去拿吧。”

胡军一看也没别的办法,反正店里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就把店门锁了和徐向东一起回家取钱。坐上徐向东的小货车,两人心里都别扭,也没怎么说话。

徐向东的家住在城郊,离县城三十多公里,也就是半个来小时就到了。徐向东家里条件还不错,自己盖的二层小楼,虽说杀狗这营生是有损阴德的,可收入还不错,日子过得也比同村人强很多。

“快进屋,认识了四五年了还是第一次到我家吧。”

徐向东热情的把胡军迎进屋,其实两个人以前也只是在生意上来往,只是生意伙伴,算不上很要好的朋友。

“你先到沙发上坐会儿,我到里屋给你拿钱。”

“嗯。”

胡军坐在沙发上一边等一边四下打量着徐向东的家,房子收拾得很干净,装修也不错。不多时,徐向东就拿着钱从里屋出来了,一块儿出来的还有他老婆和孩子。

胡军礼貌的和徐向东家人打了招呼,接过钱数了一遍。

胡军数完钱正准备走,正赶上徐向东媳妇收拾桌子要吃晚饭:“向东啊,留胡军在家里吃完饭再走吧。”

胡军觉得这样不好意思,想走:“不了不了,我还得回去收拾东西呢。”

“哎,吃饭耽搁不掉多少时间的,你不是也还没吃饭么?”

就这样,架不住徐向东的一再挽留,胡军还是留了下来。吃饭不能没有酒,胡军没想到徐向东这么好客,一来二去的这酒越喝越多了。

一直喝到了十点多钟,这顿酒才算喝透。胡军其实酒量一般,架不住徐向东一直劝,喝得有点多,已经走不了路了,更别说回家了。

徐向东架着胡军:“都这样了,你也别回去了,就住我家吧,我家还有空房间。”

胡军心里觉得不妥,可喝得走路都费劲了,回家是不可能了,只能由徐向东搀扶着到了客房。

徐向东把胡军安置好了,自己也是喝得不少,于是摇摇晃晃的就回屋睡觉了。胡军倒在床上开始呼呼大睡,这一觉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之后,胡军就被一阵细碎的人语声吵醒了,那些声音窸窸窣窣的,像是几个人在小声的商量着什么事。声音虽然不大,却吵得胡军无法继续入睡,他起身坐在床边,以为徐向东家人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可听着听着又觉得不像,那些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像是徐向东家的几个人。因为喝多了酒,胡军就想去上厕所。可当他走到门前要开门的瞬间,好像听见外面的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让胡军大吃一惊,想想徐向东坚持让自己到家里拿钱,又非要留自己吃饭,还劝自己喝了很多酒,难道是打了什么坏主意?

想到这里,胡军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屏住呼吸轻轻的靠在门上,想听清楚外面的人在说什么。这一细听印证了他的猜测,外面的几个人果然在商量怎么把胡军杀死,拿走他的钱!

胡军惊吓之余把门错开一条缝,想看清楚外面是什么情况,有几个人,了解了情况,自己好想办法脱身。胡军悄悄的往外看,客厅里并没有开灯,很暗,有四个人在沙发上小声的商量着怎么对付胡军。

因为光线昏暗,胡军没办法看清楚那几个人的相貌,凭体型他大概判断出是徐向东和他的老婆孩子,而另外一个出主意的人,他实在看不出是谁。

看清了外面的情况,胡军又轻轻的关上了门,他实在想不出来除了徐向东一家三口以外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出主意害死自己?但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早点离开徐家。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四个人好像是拿定了主意,各自散开了,胡军听着客厅没了动静了才轻轻的推开了门。客厅里空空荡荡的,除了黑暗没有别的东西。胡军不知道那四个人什么时候动手,于是悄悄的摸到了厨房先找些东西防身。

最后,胡军在厨房里找到了一把菜刀!

胡军提着菜刀正准备离开徐家,刚走到客厅就看见一个人从卧室里出来了,看身形像是徐向东。

胡军说,他当时就一个念头,他们要对自己动手了!求生的本能告诉他要先下手为强,于是不等徐向东做出反应,举起菜刀就劈了过去!

“咔嚓!”

这一刀正砍在了徐向东的脖子上,血顿时就喷溅了出来!

砍死了徐向东,胡军提着道走向了卧室,他知道是有四个人要害死他,他要把剩下的三个人也干掉才行。推开卧室门,床上睡着两个人,胡军也没有看清是谁就下了杀手!

解决了三个人之后,徐向东浑身是血的举着菜刀开始在屋里寻找第四个人。可他把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也始终没有找到那第四个人。

胡军确信自己看到四个人坐在一起筹划着怎么害死自己,而那不见的第四个人就是出主意的人,可胡军把每一个房间反反复复找寻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那第四个人!可胡军真真切切的能感觉到第四个人就在屋子里。。。

胡军在徐向东家里折腾了一夜,大喊大叫着让那个人出来。惊动了邻居报了警,徐向东家这起灭门案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后来在对胡军的审讯中,胡军承认了自己的全部杀人过程,可他坚持屋里有第四个人,而且那个人是主谋,要害死他!

经过诊断,胡军并没有任何精神问题,承担所有刑事责任,被判处死刑,而让我这位刑警朋友不解的是,犯罪现场除了胡军,只有徐向东一家三口的生活痕迹,胡军坚称的第四个人到底是谁?

是人?还是。。。?

“还有一个人!还有一个人!!”

医院诡闻

事情发生在2009年广西省柳州市鱼峰区燎原路的一家医院里。我爸爸那时候常年在外地工作,我妈妈那时是这家医院的门诊医生。我那时刚上小学五年级,每天放学都会到妈妈工作的医院等妈妈一起下班回家。

大概是4月份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妈妈的办公室写作业。突然一个护士跑进来说有急诊病人需要妈妈处理!妈妈嘱咐了我几句,便匆匆跑出了办公室!

之后我的作业也做完了,正感觉无聊,怎么会听妈妈的话呆在办公室呢?于是就偷偷出来在医院里边溜达起来。

那时候正是晚上九点多,医院里虽然没有白天那么拥挤,但是走廊上还是有医生在忙碌。我不知不觉转到一个人不多的病房区,便趴在窗户上往里边看了一下。

那应该是一个高干病房,里面装修得很好,是一个独立的单间,一个年纪较大的男人背对着我站在病房里。大概是听到了我弄出来的响声,那人猛地一回头,我顿时吓了一跳!

我看见他的一边脸是血红色的!而一只眼珠瞪得出奇的大,像是完全没有眼皮!

我的妈呀!我被他那恐怖的样子吓坏了,一溜烟跑出了病房区。转了几个弯,远远地离开那个区域。我见他没有跟上来才停了下来,天知道我刚才看见了什么!人的脸真的会变成那样子吗?

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直跳,想着稳定一下,就找路回妈妈的办公室。可当我要走的时候,却突然在地上看见了更加奇怪的东西!

那地上布满了鲜红的血迹,似乎是有浑身流血的人刚刚从这里经过。不过看地上那出血量,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那这个人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我那时心里是又害怕又好奇,就顺着那条血迹往前看去,在那条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穿褐色衣服的男人,血迹似乎就是从他身上流出来的!

那个男人一只背对着我,低着头,身体似乎有些颤抖,好像很难受。我虽然心里害怕,可又担心他是重伤病人无力找医生,就想靠近看看能不能帮忙。

那人也好像听到了我的声音,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姿势慢慢转过头来。

当我看到他转过的脸时,脑子顿时轰的一声!那绝对不是一张活人的脸!他的右半边头颅都碎裂了,脑浆和眼球都挂在脸上,血肉模糊,腹部也是整个被剖开了!

“救救我!我不想死!”那个男人突然把肚子里露出的内脏抓在手里,一步一步向我靠近,嘴里还一直朝我喊着,“快救救我!快救救我!我的身上好疼啊!”

我吓得转身想跑,可是发软的双腿实在太不争气了,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爬不起来了!

“快救救我!我不想死!”

随着他向我越来越近,我终于鼓起勇气爬了起来,尖叫着向走廊另一边跑去!我一边跑,一边往后看,却发现他一直跟在我身后!

“啊啊啊!!”

我吓得更是尖叫!我一直看后面,突然跟前面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哎!你个臭小子!怎么跑到这来了?”

原来是妈妈!她那时正在满医院地找我呢!

我急忙把刚才看到的那恐怖一幕指给妈妈看:“妈妈!那。。。那里有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你看!就在。。。”可当我再回头看那个走廊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没有血迹,更没有什么浑身破碎的男人!“咦?怎么又不见了!我说的是真的!”

我妈妈看我认真的样子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告诫我:“干你说过多少次了,晚上不要在医院乱跑!”然后拉着我转身走。

我回头看着那干净的走廊,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都是幻觉。我和妈妈回到了办公室,想着收拾一下就回家。

“都让一让!”

“失血过多了!快准备输血!”

可这时候,我听见走廊那边传来一阵忙碌声!原来是几个医护人员推着一个紧急病人向手术室跑去!我和妈妈马上靠边让出了路,可当那个病人从我身边过去时,我却被吓得愣在了原地!

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病人,正是刚才我在走廊里看到的那个浑身破碎的男人!那伤势和模样我不会看错,既然他刚刚被救护车送过来,那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难道是他的鬼魂!!!

后来我听说,那个男人是出了车祸的,伤势严重,妈妈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伤者又要加班了,而我也要继续等待,可再也不敢到处跑了,特别是在晚上的医院。。。

鬼旅馆

事情发生在2015年初秋的上海,我和女友丽文大学毕业后,计划了一次旅行。在上海外滩几个旅游景点玩了整整一天,着实是累得不轻,便在附近的徐汇区找了一家快捷酒店想要休息。

当时虽然不是国庆假期,但也算是旅游旺季,用空房的酒店很是难找。我们也很担心没有房间,说实话我们俩并没有多少钱,可住不起高档酒店。

我来到便捷酒店前台:“您好,我们要开一间房。”

“好的,请稍等”,前台查了一下电脑,“先生,还剩下最后一个大床房,您看行吗?”

没想到,运气这么好,还有一间房被我们赶上了,于是我满口答应:“好好!就这间啦!”

于是我们开心的交押金办理了房卡,定下了那间625号房间。可找到房间后,我才发现那是这个六楼走廊最后面的一间房,我当时就犯起了嘀咕:“哎!这是走廊最后一间,不吉利的!”

因为曾经有好多人跟我说过,走廊最后一间房是最邪乎的,一定不能住,稍微有点良心的酒店都是把这一间设为杂物间的!

“好啦,我都快累死啦!”但是丽文实在太累了,不愿意再去找了,“别折腾这些迷信的啦。”

说实话,我也很累,再说,女孩子都不怕,我一个大小伙子还怕啥呢?于是我们推门而入。

一开门,发现这个房间竟然出奇的干净整洁,让我们俩十分满意,就决定住下啦。但是我却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那是一个被拉起来的窗帘。

“咦,这里怎么会挂个窗帘呢?”

“这有什么奇怪的?”丽文早就累得趴在床上,“那肯定是酒店的装饰啦。”

刚开始我自然是以为是个窗户,准备拉开看夜景,可没想到拉开帘子,后面却是实打实的墙壁,令人很是费解。虽然对丽文的分析,我也可以理解,但是这整个房间还是给我一种怪怪的感觉。但是白天实在太累了,我们稍微洗漱一下就早早的睡了。

“啊!”

睡到半夜,我突然被丽文的一声尖叫惊醒!

我一骨碌爬起来:“怎么啦?丽文!”

只见丽文正坐在床边呆呆看着墙壁发愣:“那。。。那里一个人影!就在窗帘后面!”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正是那个挂在墙上的窗帘的位置。

我当时也没多想,觉得是丽文刚刚起来眼睛模糊看错了,就安慰她:“不要多想啦,那后面不是墙壁吗?一定是刚才开错了,有我呢,别怕。”

不过见她还有些害怕,我还是起来陪她上厕所,顺便自己也方便一下。那个卫生间里挂了一个镜子,我在小便的时候,无意间往镜子那边看了一眼。

这一看,可把我冷汗吓得直冒!那镜子正好能反射到外屋的那个窗帘,那后面真的有一个黑影在诡异的站着!我马上转头看窗帘,可没有任何人影!

我慌忙跑到外屋,想看看那窗帘后面到底是什么!可拉开帘子,那后面还是墙壁,并不会藏住什么人!我用手又是摸又是打,反复确认,那的确是坚硬的墙壁。

丽文被我的行为吓了一跳:“怎么啦?你也看见了?”

“没有!我给你确定一下,让你放心。”

为了不让丽文害怕,我并没有告诉她我在厕所看到的一切,就这样敷衍过去了。

然后又硬着头皮躺在床上继续睡,想着就算一个黑影也不能把我们两个年轻人怎么样。可是不知又睡了多久,我身上感觉非常沉重,那难受的感觉又把我弄醒了。

可醒来我发现,我遇到了鬼压床!身体完全不能动,只有眼睛能模糊地看到身边的一切!

而这时,我看到从帘子后面走出来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人浑身漆黑,看不清面目,走路也是那种飘飘忽忽的感觉!我那时很明白,那一定不是人,而是一只鬼,可是我浑身都动不了,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那个鬼影走到了桌子旁边,似乎正在吃我们放在桌子上的剩饭。我甚至能听见它吃饭的声音,唏哩呼噜的!吃完饭后,它便坐在我们的床边,看着电视,可是电视上并没有什么节目,只有滋滋啦啦的雪花,可它好似看得津津有味的!

它的一切行动,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它才是住在这间房间的主人,而我们才是侵入者。它除了在屋里四处游荡,还会到我床边趴下身子朝我死死的看!

可即使是如此近的距离,我还是无法看清它的样貌,它就像是一团黑气,模模糊糊的没有实体!我当时肌肉绷得很紧,冷汗把床单都湿透了,可是身体还是无法动弹半分!而丽文更是睡得出奇的沉,一点声音也没有,我不知道她是否也遇到了和我一样的情况。

这样的状态不知道坚持了多久,我的意识开始慢慢模糊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楼下传来马路上汽车的喇叭声。

我“哇!”的一声,猛然坐起来!发现身体虽然酸痛无比,但是却可以动了。而丽文还睡得死死的在旁边。

我心里始终担心她会遇到跟我一样的情况,便推了几下她:“丽文,你睡得好吗?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啊!我睡得很好!”丽文睡眼朦胧地爬起来,“怎么啦?”

我爬起来看到我们俩昨晚放在桌子上的剩饭的确被人动过!而电视也确实被打开了,但是因为没看下面的机顶盒,一直都是雪花点!

我见天也亮了,不会再遇到邪祟了,就把昨晚我见到的都告诉了丽文。虽然还是要在上海玩几天,但是我们还是匆匆把房间给退了。

从那之后,我不管去哪里,从来没有再住过酒店走廊最后一间房了。。。

遗书

时间:2015年9月13日

地点: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二府庄

这一天,我准备离开这个世界!

“老婆,你等着我。。。”

去找我最爱的老婆和孩子。我发过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我会永远守候在她们身边。。。

2015年8月份,一个星期天,我又一次和老婆逛了几家房产中介。我和老婆都是农村出来的,在西安上完大学后就留在了这个中国西部的大型城市,并结了婚。但我们在这个城市始终没有稳定的家,迅速飞涨的房价一次次挫败了我们俩安家的愿望。

就在那天,在看过了很多梦想中的房子而又被价格吓退以后,老婆劝我:“别看了,钟伟。这房子咱们买不起。走吧,回去啦。”

我忽然眼前一亮:“等等!”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价格超低的房子,“雯雯,你看这个房子!”

那是一个环境和地段都不错的高层楼房,远低于周围的房价,至少不再是我们俩望尘莫及的高度。我们俩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那个中介公司,非常害怕当我们问起时,他们再说已经卖掉了。不知不觉就来到柜台。

“您们好,看房吗?”

“额。。。是呀,我想问一下,那个佳苑新区的房子还有吗?”

“哦!还有还有!您要看那个?您真有眼光!”

听到那个年轻的中介服务人员说那个房子还在,我心里一下子就兴奋了!

可这时候,旁边的一个年纪较大的中介却跟我们搭话了:“小伙子,你爱人那是怀孕了吧?”

“哈哈,是呀,还有俩月就生了。”

他朝着雯雯高高隆起的肚子看了一眼,似乎想说什么。然后回头跟那个年轻的中介人员说:“小李啊,你还是给他们介绍一个别的房子吧。”

这个举动,让我觉得很是奇怪。

但那个年轻中介并不理睬他,反而热情地要带我们直接看房子:“先生,您要不要先去看看房子?”

“啊,好啊!”

然后年轻中介就和我一边走一边解释:“我跟您说,那房主一直在外地,不了解行情,要不怎么会卖这么便宜呢!”

“是嘛?我说这么便宜。”

我当时并没有多想,以为是那个年长的中介是想把这便宜的房子留下来炒,或是给熟人。所以就跟着年轻中介离开了中介公司。

房子所在的地方并不远,步行十分钟就到了。楼房是这几年的新型小区,外观和环境的都十分不错。我们乘坐电梯,很快就到了那间房子的所在楼层。

“二位,里边请!”

那中介的年轻人,一边介绍一边用钥匙开门。

可门一开,屋子里突然窜出一阵阴冷的风!而且刚刚站在房子门口,似乎就能感觉到房子里的温度比外面低了不少!

我们俩顿时打了个寒颤,老婆当时就说:“这风好冷啊!”

那年轻中介马上解说道:“可能是上次看房的没关好窗户,哈哈,高层都这样,所谓高处不胜寒嘛,不过夏天就舒服啦!”然后便让我们自己先进去看,我却并没有进来!不过,一进房子,我顿时心里乐开了花,说实话,看到房子这么便宜,我心里还一直担心是不是户型和结构很差,但没想到,不仅房子结构安排十分合理,连装修都是极其高档的,这又给我们省了好大一笔钱!还不仅如此,那个房主可能因为家在外地,连家具和家电都没拿走,全都留了下来!而且东西都很高档,简直就是拎包入住呀!我们又看了厨房和卫生间,每一处都是十分满意,无可挑剔。站在客厅的窗户向外望去,高处的视野果然很棒,整个城市似乎都在脚下,让人有一种站上了人生巅峰的感觉。

我搂着自己的老婆:“老婆,你想象一下,这个就是我们以后的家,我们会幸福的生活在这里。还有我们的小宝贝儿,他也要有一个好的环境长大呀。”

其实雯雯是一个特别好的女人,我们从大学谈恋爱至今,她从没嫌我穷,拒绝了很多高富帅的追求,坚决地跟我这个穷小子结了婚。我们一起在这个城市打拼了这么多年,为了攒钱安家,这几年她都没买过新衣服。现在我们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孩子了。我想,我作为一个男人,我欠她一个家,一个属于我们自己,温暖的家。

而这个愿望,在那一天,实现了!

一个星期之后,我们把自己的积蓄加上从老家亲戚朋友借来的一些钱,终于办完了手续,搬了进去。搬家那天,刚进来,雯雯就感觉到一阵阵肚子疼!

“哎哟!这小家伙总是在闹腾,他是不是不喜欢这里呀?”

我当时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她搬家累了:“你快去歇歇吧,这些东西我来弄。”

到了晚上,我们俩都早早睡了。而雯雯从怀孕之后,每晚都要起夜。那晚大概12点左右,雯雯又起来上厕所。一开灯进厕所,她突然发现地上有很多的血水!

她当时吓坏了,就往那血水的源头看去。那是厕所里的浴缸!里面装着满满的一刚鲜血,而一个女人的尸体泡在浴缸里!大张着嘴巴,一双眼睛恶毒的盯着雯雯!

“啊!!!”

我被雯雯的一声尖叫惊醒,马上冲向厕所。一进来就看见雯雯盯着浴缸的方向发愣,脸色煞白!

“雯雯,你怎么了?怎么了!”

“我刚才看见在浴缸里”,雯雯见我来,立马躲在我身后,“我看到了一个死人和好多的血!”

但是我却并没有看见那所谓的尸体!那时我觉得雯雯是太累了,加上换了环境不适应,所以没往心里去,安慰了几句就睡下了。

可是从那之后,怪事几乎每晚发生,我只能每晚起来陪着雯雯上厕所。但在我们住进新房的第三天,又出现了新的麻烦!

“你这个混蛋,怎么还不去死!?”

“我死也要拉上你!”

“我早晚他妈弄死你!”

“你来呀!来呀!”。。。

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听见很激烈的男女吵架的声音。似乎邻居有一对小两口发生了争执,吵得不可开交。我实在受不了了,去邻居家砸了几次门,可一直没人开门。说实话,那段时间让这个声音把本来休息不好的我们折腾得几乎神经衰弱了。

每天下班回家,雯雯都会跟我说,这个房子不干净!她说她经常会在这个房子里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可怕女人!雯雯说,那个女鬼一直在这个房子里游荡!厕所、厨房、卧室,她几乎在房子的每个角落都见过她,无处可躲!

“别说了!你觉得我还不够累吗?哪来的女鬼?”

说实话,那段时间我晚上让她折腾得睡不好,白天为了能尽快还上买房欠下的钱,更是把压力加到了最大!

不过,我还是压下了自己的火气,尽量开导她:“好啦,对不起,我刚才声音大了点,你这就是产前抑郁症,放松心情就好啦。”

雯雯也知道我累,从那之后再也没跟我提过女鬼的事,可是脸色越来越差,而那时只顾挣钱的我却没放在心上。

直到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发现雯雯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坐在客厅等我吃饭。

“老婆,我回来啦!老婆,你在哪儿啊?我回来啦!”

我叫了她几声也没回应。我顿时心里便升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知道她快临产了,不可能出去,便挨个房间找。

可当我打开厕所门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我脑子瞬间轰的一声!我足足站了一分多钟,才恢复了意识!

“老婆!!!!”

我看到雯雯浑身是血栽倒在了满是血水的浴缸里!我不知道她这样泡了多久,但她的身体一动不动,没有了生气,显然是死了!而在她的下体处,一根长长的如肠子一样的东西漏了出来!

那是脐带!一直连接到一个在墙角的婴儿尸体上,那孩子尸体后面还有一窜小小的爬动痕迹!

接下来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我的记忆是模糊的。我的大脑本能的回避了那天的所有记忆,我的脑子里想得全部都是对雯雯的愧疚。也许她平时跟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而我却当作是无理取闹,我应该知道她不是那种女人的!如果我能相信她,重视她,天天陪着她。如果。。。

很快,警察就来了。他们给出的结论是雯雯由于产前抑郁症精神恍惚,跌倒意外身亡,而且撞到了肚子,导致孩子早产死亡,但对那串爬动的痕迹找到解释。

一个民警安慰了我几句,做了笔录,可当时他说的什么和我说了什么,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当听到雯雯的精神衰弱与邻居争吵扰民也有关系,他们也去做了调查,结果发现那里完全是空置的,根本没有人!

但是一个警察却跟我说了,我们买的这个房子以前也死过人,一对小夫妻在这里结了婚,但是由于感情不和,天天吵架。后来女的在浴缸里割腕自杀了,而男的选择了跳楼。。。

听到这些,我开始相信雯雯说的那些都是真实的,而我们又做错了什么导致这些不幸的发生!

我决定去找她们,我的老婆和孩子,她们一定就在另一个世界等着我!我们会在那里过幸福生活,哪怕只有一间小小的窑洞,我也要陪着她们!永远也不在分开。。。

鬼弄堂

俗话说人鬼殊途,其中“殊”为不同,“途”为道路,指人和鬼的道路不同,可世事无绝对,有时候我们人走的道路。。。鬼也会。

事情发生在1996年江苏省无锡市马镇五房村,那时候旅游业还没有过度开发,这里还是一个安静的江南水乡。青砖白墙,狭小的弄堂,不难看出,这个村子已经有些年生了。

村里有个叫阿昌的人打算不去外面打工,决定把自家收拾一下,开个小木器加工厂,自己当老板。

阿昌家住在弄堂的最后一户,弄堂走到他们家也就算到头了,房子后面靠近河道,有一小块空地。阿昌决定把弄堂的尽头堵起来,这样那一小块空地就可以自己利用了。阿昌是个麻利人,一上午的工夫就把一堵木墙修好了。
这时候隔壁的陈阿伯路过看到了,就对此提出了意见,陈阿伯说这弄堂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堵上会很不吉利,怕会出不好的事情。并且训斥他们年轻不懂规矩,做事不考虑后果,出事后悔就晚了!

阿昌的老婆以为阿伯不愿意他们用那块空地,哪听得这些话,于是反驳:阿伯!这条弄堂,除了我们家没别人走了,没碍着别人吧!阿昌也觉得这老头管得宽,不理陈阿伯。陈阿伯看自己说不动他们,叹了口气离开了。就这样,一道木墙死死地堵在了弄堂的尽头,这条路就成了死胡同。

可就在当天晚上,阿昌家的狗大半夜突然狂吠起来。阿昌马上披上衣服去院子里瞧瞧,发现自家的狗一直对着门外狂吠,似乎外面有什么东西!

阿昌疑惑的打开了院门,突然一阵凉风吹来,把阿昌披在身上的衣服都吹掉了,这把阿昌吹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阿昌捡起衣服,向门外一看,空空的弄堂什么也没有。。。

而他家的狗跑出来对着那堵木墙呜呜的低吼,像是在畏惧什么东西。阿昌看到外面什么也没有,也没多想,回到屋里继续睡觉。可阿昌老婆一晚上都能听见外面悉悉索索的说话声和脚步声。这些声音一夜未停,使得她整晚都没睡。。。

第二天清晨,阿昌的老婆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似乎整个身体被重物压住,根本不受自己控制。这可吓坏了阿昌,他赶紧去找了镇上的大夫,大夫仔细检查了一番,也看不出什么原因,和阿昌说还是去大医院看看。

这时候阿昌的儿子从奶奶家回来,看到床上的妈妈,哇得一声大哭起来。阿昌正准备去安慰,只听他儿子一边哭一边反复的说:“有好多人压在妈妈身上,那些人好可怕!”阿昌和大夫一惊,因为他们什么都没看见。顿时,两个人觉得身上一阵阵发毛。

那个大夫更是丢下一句不治了,就匆匆跑了。
阿昌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厚着脸皮去找陈阿伯。陈阿伯吸着水烟袋,唠唠叨叨的跟阿昌说了原因:“这条路是鬼弄堂,死去的鬼魂都要从这里走去阴间,你把这路给堵了,那些鬼魂都过不去了,只能围着你们家转圈,现在时间还短,要是时间长了还会连累邻居的。”

听到这里,阿昌想起了昨晚院子里那些奇怪的声音,突然明白过来。原来那些声响都是走不出去的鬼魂,他们都被堵在了那里才弄出来的声响。

阿昌连忙拆掉了木墙,又请来法师做了法事。阿昌的老婆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影子鬼

事情发生在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尹村镇西侯村,李东的老婆张淑琴又开始了一天的农活,李东在城里打工,一年回不来几趟。这样的日子,张淑琴刚结婚时很不习惯,可是日子逼在那了,而且村里的男人都在外面打工,女人们也都是这样过的。

今天张淑琴在地里摘了些豆角,正准备回家。突然看见旁边地里也有个女人在地里干活,看上去很眼熟但就想不起是谁?于是张淑琴走过去问那个女人:“大姐,你是哪家的媳妇儿呀?”那个女人扭过头对着自己诡异一笑:“我是李东的老婆张淑琴呀,你是谁?”然后那个女人就凭空消失了!张淑琴脑子里轰的一下,这个女人不就是自己吗?“啊!有鬼!”回到家之后张淑琴就病倒了。

在城里打工的李东听到消息回来了,请来了镇上的大夫,大夫是左看看右查查,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大夫最后开了点安神补脑的药就匆匆走了。李东在给张淑琴喂药的时候,张淑琴突然起身大吼:“别过来,我不认识你!”撒腿就往外跑。跑出去的张淑琴见人就喊救命!并说回来的老公不是李东,是坏人假扮的,说那些坏人都要害死她。李东赶紧去把张淑琴拉回来,而张淑琴也一直在叫:“你们快救救我!他要害我!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李东!”闹了很长的时间,张淑琴还是被很多村民与李东一起弄回了家。为了防止张淑琴再跑,大家也只能把她绑在床上。张淑琴嘴里还一直念叨“你不是李东,你不是李东。。。”村民们走的时候看见李东在发愁,都很同情他怎么摊上这么个女人。

没想到还是出事了。第二天一大早村民就看见了在街上疯跑的张淑琴!只见她挥舞着菜刀:“我看你们还假扮我老公!我把你们都杀了!”人们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村里几个和李东关系不错的男人马上跑到李东家!推开门时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李东被杀了!浑身上下被砍了好几刀,最致命的是脖子上的,鲜血染红了半张床!这个结局是大家没想到的,而张淑琴还在高喊那几句话:“哈哈哈,我把你们都杀了,看你们还敢不敢假扮我老公!”

由于出了人命,警察很快赶到了现场。但事件很清楚,张淑琴杀人罪名成立,可是患有精神疾病不承担法律责任,由直系亲属监管,或者送精神病医院治疗。可那些年农村谁有钱住得起医院呢?所以张淑琴就一直锁在了自家的柴房里,她每天都会对着自己墙上的影子说话:“你不是李东,你是假扮的。”

村民们从话语中知道李东头上的红痣是从小就有,这次回来被杀的李东头上却好像没有。张淑琴在被关了两个多月后病死了,后来有同村的人说,在另外一个城市看到了李东,头上确实有块红痣,不过打了声招呼匆匆就走了,以后再也没见过了。

僵尸

刚看完恐怖的僵尸篇

心里还是怕怕的

呵!有什么好怕的,那些都是虚构的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默默的安慰自己

路旁的树今天变的诡异

那是什么,一蹦一蹦的

对,不是僵尸,这世界是没有僵尸的

壮着胆走到树下

的确,不是僵尸

我飞奔着跑回了家

【故事解析】

20多年的朋友

你还坐在这里

你知道这次出了多大的事

为什么你屡教不改

我对你彻底失望了

别不说话

这不是你的风格

哼!我走了 你好自为之!

。。。。。。。。。。。

刚才的话是不是有点重了

毕竟20多年的朋友

算了回去安慰下他。。。

【故事解析】

分手

男朋友的花心

男朋友的暴脾气

男朋友的所做的一切

她已经受够了

外面玩了一整天她觉得心情很愉快

终于她决了

离开他得从分手先开始

【故事解析】

背着我好吗

小许在一家摄影店工作,和女友发展一年,感情不错。

“背着我好吗?”

“怎么了”

“我喜欢你背着我的感觉”

夜晚,干柴遇烈火,只是床单上少了那一抹红。

第二天,小许提出了分手。

小许感到女友眼里的怨恨…

女友自杀了…

由于这几天肩膀无缘无故的酸痛 小许辞掉了工作。

晚上回家在暗室里洗照片 是这几天自拍的写真照。

暗红色的光映在脸上。

小许一阵阵惨叫 !!!

【故事解析】
12345下一页尾页
当前第[1]页  共[14]页  
跳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