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梦境】

哔哔哔

做了一个噩梦啊。

擦了擦脸上的汗,正准备起床的时候,我一下就注意到了。

在我的床边,围了一圈的人。

其中一个还拿着像刀一样的东西,另外还听见有人说,“再不起来就完了…”

听到这个,我头脑开始变得混乱。

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呢,我由于太过恐怖于是失去了意识……

“哔哔哔……”

是闹钟的声音吗?

什么啊,只是做了个噩梦啊。

真是浑身大汗啊。

起了床赶紧擦汗去。

【故事解析】

自由的梦境

我是个参悟了梦境之道的男人,拥有在自己的睡梦中完全自由行动且心想事成的特殊能力。

因此我每晚的梦对我来说是个完全自由的乐园,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在其中会丧失五感中的嗅觉和味觉。

对于这样的我来说,每天一早起来就把还没忘记的梦境内容记在我的”梦之笔记本”逐渐成了例行公事。

每当阅读之时,总会让我重温那无比的快乐。

每当我跟睡在我一旁的弟弟谈到我的梦,以及给他看我的梦之笔记时,他总会羡慕万分。

每当此时我总会告诉他:”那是你修行还不够哈”。

为了快速记录梦境,今晚也是一样瞒着弟弟把笔记本和钢笔放枕头边躺进了被窝……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身处战场,四处都是此起彼落的枪炮和子弹擦过的声响。

“呵呵,来个这种梦也不坏,大开杀戒吧”我捡起了散落脚边的枪枝,开始对准目标狂射一气。

但感觉意外的实在不太爽快,于是我集中精神开始想起下一个梦境,眼看着我的枪逐渐由内而外变化成日本刀,感觉十分称手,立刻举刀向眼前的敌人劈砍过去,感觉太爽啦!

想不到劈人是这么有快感的事。我忘情的挥砍着直到把敌人刺得像个蜂窝,眼看他悲鸣着弥漫着浓烈血腥倒下身子,我仍毫不在意的继续劈刺。

不久我终于感到充分的满足,好了差不多可以离开梦境醒过来了,得赶快把这事记在我的梦之笔记才行。

【故事解析】

监狱里的奇怪上铺

有个人进了监狱,监狱是上下铺,奇怪的是上铺那家伙似乎是个哑巴,从来不说话。这个人从进监狱的第一天起,就经常做噩梦,而且梦的内容都一样。

他梦见自己走在漆黑的小胡同,有个穿红裙子的女人杀了一个孩子,他想呼救,可是嗓子怎么也.叫不出声,而且迈不动步子。不到一个月,这个人就被折磨的苦不堪言。

这天晚上,他不再睡了而是瞪大了眼睛坚持着。

半夜,他突然听见上铺那个人说话了,他的声音很低沉,好像是说梦话,又好像是在讲故事。

他仔细听了一会儿,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你走在一个黑漆漆的小胡同,周围的光线很暗,你看见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她举起了一把刀,杀死了一个孩子…”

诡异的拖鞋

夜半时分,他突然被厨房传来的拖鞋声惊醒。

看看熟睡的枕边人,他暗自心惊。

蹑手蹑脚,走进厨房,打开灯光。

竟是自己的拖鞋!

难道是自己把拖鞋忘在厨房了?

穿回卧室,上床休息。

刚刚入梦,客厅里又传来拖鞋声。

冲过去一看,又是那双拖鞋,似乎还在微微颤动。

他将拖鞋压在书柜下面。

没有多久,哗啦巨响,随后是拖鞋四处奔跑的声音。

他看见,客厅里,拖鞋正在肆无忌惮地走动,书柜已经被打翻。

恐惧,愤怒!

他举起菜刀,在自己的屋子里四处追杀自己的拖鞋。

砍中了,拖鞋断成四截,鲜血四溅!

【故事解析】

下巴有颗痣的男人

有个女孩总是梦到一个下巴有颗痣的男人,每次都说:你来找我嘛。

终于他们约定某日12点在某公园见面,时间降至,女孩觉得有点热就去对面买水喝,突然被一辆车撞到。

路人准备把女孩抬上肇事车送往医院,却发现那是一辆灵车,上面躺着一个下巴有痣的男人。

相反的噩梦

一个小女孩对妈妈说她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妈妈强迫她吃很多很多的东西把她活活撑死了。

她妈妈听了之后,摸摸她的头诡异的笑道:“孩子,没事的,梦是反的。”

之后小女孩还是死了。

马尾辫

我睁开眼睛,黑黑的房间里,我的床边竟然站着一个女鬼,正冲我阴森的笑着。

我吓得起身本能地向另一边躲,女鬼伸出骷髅般的胳膊扯住了我的马尾辫。

平时我就天天扎马尾辫,睡觉也不散开,是为了早上可以节省时间,没想到竟然会害了我!

恐惧惊慌加上恼怒,我更用力的扯着,结果我的发绳突然断开了,我的头狠狠撞在墙上,晕了过去。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大亮,我还是好好的躺在床上,房间里还是很正常的样子,看来是做了个梦啊!

我低下头,轻轻抚摸着垂在胸两边的长发,怎么最近总是做噩梦,吓死人了……

噩梦

今天晚上太累了,老师这几天布置的作业我到半夜才做完,早知道就不欠那么多作业,到今天才一次做完。

我锁上房门睡觉,梦见有个人走进我房间,掐住我脖子不放,快把我掐死时,我大叫一声一下醒来。

妈妈听见我声音从她房门走出来进我房间,我说做噩梦了,她叫我别想那么多,赶快睡觉。

然后我又倒头就睡,可我想了想,再也不敢睡了。

我记得我锁上了房门,妈妈是怎么进我房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