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午夜】

月夜诡事

事情发生在2010年的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尹村镇西侯村,是我表哥的真实经历:

“哎哟,大旺,这么早就出来放鸭子啦。”

“是呀,刘叔,早啊。”

我表哥叫李大旺,那年搞起了生态养殖,养了一些所谓的生态鸭子,每天一大早都要赶到村西头的河湾里去散养。

“早点赶出去清静,要不又要惹得邻居有意见了。”

表哥那天跟往常一样赶着鸭子去河边,一路上跟村里人打着招呼。

“那你先忙,我去地里看看。”

“好的,刘叔有空去家里喝酒呀。”

大旺哥也是紧跟形势,看这些年不是生态蔬菜就是生态养殖的,也跟着想试试搞点能赚钱的路子。但刚开始大旺哥不敢养太多,一是怕销路不好,二是怕万一碰上啥病啥灾的,自己应付不过来。所以一共就养了一百来只的鸭子,每天都赶到小河里去吃河里的小鱼虾,不喂饲料,这样的鸭肉质好,卖的价钱也高。

大旺哥一心想靠着这养鸭子发家致富,伺候得也精心,鸭子下水后他也不回家,就坐在河边看着。但是一个人就这么待着,又没人说话,实在太无聊了,免不得的他也开始有些犯困了。

就在大旺哥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的时候,一个人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后:“今晚八点。。。”

那个人走到大旺哥身后,冷不丁的这句话把大旺哥吓得一激灵!赶紧回头看,发现来人他并不认识,而且那人就那样僵硬的直挺挺的站在他身后:

“今晚八点,我在树林里等你。。。今晚八点,我在树林里等你。。。”

表情异常僵硬的重复说了三次,今晚八点在树林里等你!说完转身就走了,弄得大旺哥呆呆的坐在地上半天没反应过来。

等大旺哥缓过神来起身去找那人想问个究竟时,发现那人走进了河边的草甸子里。大旺哥越想越奇怪,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说晚上在树林里等自己?于是就赶紧跑两步想追上去问个明白。

可是也就是一转眼的功夫,那人就不见了!大旺哥在草甸子边寻了半天,也没看见人影!然后又穿过半人高的草甸子,眼前就是一片树林。这片林子有好些年了,村里很多人家的坟都埋在这里。

刚刚叫醒自己的人就是走进这片树林的坟地里不见的,虽然是白天,可这时的大旺哥也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难道自己见鬼了?

想到这,大旺哥也不敢停留了,只想快点离开这阴森森的地方。经过这一场怪事,他也没心思再放鸭子了,早早的把鸭子赶回了家。回到家后也没把这事跟媳妇说,大旺哥觉得媳妇知道了也是瞎担心,于是吃过晚饭,就早早的睡下了。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可到了夜里十一点多钟的时候,大旺哥的媳妇被一阵奇怪的声音给吵醒了。

“当家的?”

我表嫂很胆小,赶紧起来想叫大旺,可是一起身就发现大旺哥并不在被窝里!

我表嫂当时就有些奇怪,平时大旺哥睡下后是怎么都叫不醒的,可现在这大半夜的不睡觉,人去哪里了?

就在这时,“哐!”房门传来一声响,像是有人出去了。而这时,我表嫂看见家里的衣柜被翻得乱七八糟,衣服裤子更是被扔了一地!

这可把我表嫂吓坏了,她觉得,这家里肯定是进了贼!可这会儿又不见大旺哥的人影,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心里是又急又怕。

“踏踏踏———”

突然,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拖拖拉拉的脚步声!

于是,表嫂大着胆子悄悄走到门边往外看,发现那人正是大旺哥!他正拖拉着脚步往大门外走。此时的大旺哥穿着他结婚时的西装,目光呆滞的往外走着。

我表嫂就有些想不通,不知道他大晚上的这是要去哪里,于是在房门口喊他:“大旺!大半夜的你要去干什么呀?”

可是无论怎么叫他,大旺也不答应,就好像没听见一样,就跟丢了魂似的,拖拉着脚步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表嫂有些担心,本想追出去,可又想到孩子一个人在屋里又不放心,也就没敢追出去。心想大旺哥可能出去有事,一会儿也就回来了,可没想到,大旺哥这一出去就出了事!

当天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这个点村里人都睡下了,可还是有两个人正轻手轻脚的走在河边的小路上。

“踏踏———踏踏————”

这两个人背着电鱼机,扛着网抄子,正要去河里电鱼呢。他们俩正是村里老林家哥俩。

二林边走边张望,农村的夜晚是非常寂静的,也特别黑,他平时特别胆小,今晚于是他哥非拉着他,他是死活不会在晚上出门的。

“哥呀,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出来干啥?好瘆人啊。”

看着河边的树林被风吹得沙沙响,而且林子里也是漆黑得让人看着心里打怵。

“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大林看着二林想打退堂鼓,马上就呵斥了他一顿:“一个大老爷们,瞅你那点出息!”

没办法,二林只好退一步跟哥商量:“那咱们就电一会儿,早点回去行不?”

“行行行!”

要说村边这条河那真的是水美鱼飞,有不少村民都会来这里撒网下笼子,但是电鱼就得挑时间了,不能耽误白天大家使用河里的水。而且这电鱼的装备也简单,就是一个电瓶,用两个竹竿缠上电线,头上接一个铁丝,两个竹竿一起放到水里,一导电不出一会儿,这鱼就电死了。

果然,这哥俩电了没一会儿,河面上就漂起了一层的鱼。秋天的鱼就是肥美,电上来的个头都挺大。这可把大林高兴坏了,抄起网兜专挑大个的捡,小的就直接扔掉。

就在大林捞得过瘾的时候,突然二林后退几步撞在了他的后背!

“你不能站稳点吗?坐河里把你也电死算了!”

“不是,哥。。。我。。。我好像看到鬼了!”

“你说啥?”

大林看着二林一脸惊恐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就顺着二林指的方向往树林里看去:“就。。。就在那边。。。”

大林一向胆子大,也不信邪,走过去扒开河草想看个究竟,二林虽然害怕,但更不能一个人待着,就赶紧跟在他哥的身边。

“哥。。。你看。。那不是鬼是啥?”

“别瞎说!哪来的鬼!”

就见树林里的坟地中间站着一个黑影,那东西身上长满了触手,迎着风一阵的摆动!二林这一看更是快吓死了,想拉着他哥走。

“哥啊!这太吓人了吧,快走吧!”

可大林不信邪,非要去看个究竟:“这看着也不像鬼啊,咱走近点瞧个清楚。”

二林真的是快吓死了,可是他哥不走,他又不敢一个人走,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他哥的身后。

等走近了,眼尖的大林一瞧:“哎?我咋看着像咱村的李大旺呢。”心想,这大半夜的,李大旺在这里干啥?就想上前看个究竟。

“大旺?大旺?你大晚上的在这干啥你呢?”

“大旺哥?”

大林哥俩奓着胆子一边靠近一边叫着李大旺,可是大旺哥那时并不应声,就呆呆的站着。等走近了,二林才发现刚才的并不是什么触手,而是大旺哥的衣服被撕成了布条在随风晃动。

这时候哥俩已经没啥好怕的了,走上去跟李大旺打招呼:“大旺!大旺!我是大林呀。”

“大旺哥,你这是怎么了?”

可是他们发现大旺哥那时目光呆滞没有神采,而且怎么叫都毫无反应!他们说,大旺哥当时就好像中了邪一样,眼神放空,跟个丢了魂的傻子似的。

“哥!我看大旺哥是不是中邪了?”

“我瞧着也不对劲,先把他送回家吧。”

于是,哥俩商量着要先把大旺哥送回家再说。就架着大旺哥往村里走。那时的李大旺虽然神志不清,但也不反抗,任凭他们架着走。

这树林离村子并不远,平常也就几分钟的路程,可是那晚大林哥俩拖着神志不清的李大旺走走停停,蹭了半个多钟头才到了大旺家。

“大旺媳妇,快出来,你家大旺出事了!”

因为大旺哥晚上出门时我表嫂也不知道他啥时候回来就给他留着大门,这会儿大林哥俩一到大门就喊着我表嫂出来看看。

大林哥俩帮着我表嫂把大旺哥扶上了床,又把他那身撕烂的衣服给脱了下来,可一看清大旺哥身上的伤口,三个人都愣住了!

“他。。。他这是咋弄的?”

就见李大旺全身上下全身抓痕,深一道浅一道的密密麻麻的都是,看着人头皮发麻。而他本人虽然浑身都是伤口,但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大林看着也没别的能帮忙的,也惦记着河边的电鱼机,就跟我表嫂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大旺媳妇,我们先回去了,有事再叫我们啊。”

“大林,麻烦你们了。”

我表嫂满心感谢的把他们送出了大门。

到了第二天,大旺哥醒来了,对于昨晚自己穿衣服出去了,去了哪里,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弄得竟然全然不知!我表嫂虽然觉得事有蹊跷,可追问半天也是啥也不记得,没办法这事只好先放下,好好的让大旺哥养伤。

“怎么样?能起来吗?”

“没事,好得差不多了。”

这伤足足养了半个月才好,虽然不想当时满身血痕那么吓人,可留下的这一身伤疤看着还是挺让人触目惊心的。

“慢点走,不行就别硬撑着。”

“放心,没事了。”

就这样,因为这次意外,大旺哥的身体也虚弱了很多,又养了二十多天才算恢复了过来。而这些日子大旺哥一直在家里养病,实在有些憋闷了,想出去透透气,可表嫂一直不放心,反复盯着大旺哥:“别走太远,早点回来呀。”

“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其实大旺哥根本不是在家里闷得慌,他就是想出来弄清楚自己这一身伤到底是怎么弄的?他知道想要弄清楚这件事,就必须去河边那片树林里的坟地看看。

大旺哥很快就到了那片坟地,他是真的不记得那晚都发生了什么,就仔细围着坟地转着看,想想起来那晚的一些情况。

他就这样转悠了小半圈,这时一个荒草丛生的老坟头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个坟头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墓碑都是破的,坟头上的荒草长得老高,但奇怪的是,在坟的周围都是一些凌乱的脚印。

大旺哥虽然想不起那晚发生了什么,但他看得出那些脚印就是自己留下的。再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坟头上都是鸭子踩过的脚印。

原来,这树林离着河边很近,所以有些鸭子会跑到树林里觅食,而在这附近放鸭子的,也只有是自己了。

虽然他不敢断定,但是他心里大概也都明白了,自己大晚上跑到坟地还弄了一身伤痕,跟这坟头上的鸭子脚印有关系。所以从那之后,我大旺哥就再也不敢去那一片放鸭子了。

鬼引路

这件事是父亲的亲身经历,年轻的时候是在煤矿工作,那时候作为能睁国家工资的煤矿工人还是很自豪的。

一次出井下班后,跟几个矿友在一起喝了点酒,回家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由于煤矿是在山上,回家必须得走很长一段山路。

父亲那时候年轻,胆子也大,加上这条路经常走,所以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本来熟悉的山路却越走越长,总也走不出林子。

在走了三次回头路的时候,父亲终于还是害怕了!在一个岔路口选择了一条自己从未走过的小路,可当走上这条小路的时候,他彻底绝望了,周围都是茂密的林子,怎么也出不去。

于是父亲在这条小路上拼命地跑了起来,他必须得下山,他知道在山里迷路的后果。直到父亲跑得快要虚脱了,可这小路依然看不到尽头,这下真的绝望了。这时候天上渐渐露出来圆圆的月亮,父亲看着这月亮才猛然想起,今天好像是阴历七月十五!想到是鬼节,他更加的害怕。

他借着这月光四下一瞧,这一看可把他吓坏了:四周的树林里散落着密密麻麻的坟茔!父亲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由坟茔包裹的世界!他真的害怕了,用尽了所有力气疯狂的跑。

他对自己说,要离开!要离开!跑死也不要呆在这种地方!跑了很久之后,他才意识到这路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死循环,不管他怎么跑,都是一直围着这片坟茔转圈转圈。。。

父亲说他那时哭了,真的是被吓哭的。看着树林里一个个阴森的坟茔,他觉得自己真的会死在那里,而且没人会知道。就像那些曾在林子里失踪的人一样,不知道哪天,人们就会发现他被虫吃鼠咬的腐烂尸体。

可就在这时候,父亲发现不远处有一点光亮。父亲定眼一看,是一个行路的人,而且手上还提着一个灯笼。这下可把父亲高兴坏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就想追上那个人,只要能下山,去哪里都可以。

可无论父亲怎么呼喊,那人就跟聋子一样就是听不见。而且不管父亲怎么努力追,那人就是一直在他前方不远处走着,追了一段时间后,父亲终于意识到那人的诡异。

自己快,那人也会快,自己慢,那人也会跟着慢下来,永远都保持着一个距离。半路上父亲摔了一跤,那人就停下来,显然是在等他。慢慢的,父亲也认命了,默默地跟在那人走,哪怕是去阴曹地府也没有办法。

不知不觉,父亲突然欣喜的发现自己已经下山了,也看见了山下村子里的灯光。当父亲跟着那人到了村口,那人就突然拐了一个弯,然后灯光一灭,没了。父亲赶紧走两步到了那人消失的地方,这一看,可把他的心咯噔了一下,这里居然正是我们家的祖坟。。。

父亲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急忙回家跟爷爷讲了这一晚的经历。爷爷听罢之后说,你不用害怕,那是咱家老祖宗知道你遇到麻烦了,来领你回家呢。

父亲听到这里,心中豁然开朗,虽然感觉有点毛毛的,但也有了一些温暖,一些传承的归属感。

厕所的凶杀案

小美在公司上班,上班族加班是正常的事,今天小美被公司安排加班处理一重要文件。

快到11点的时候,小美听见有一女子的求救声好像是从厕所传来的。

小美吓了一跳,随之再也没听到任何声音,好奇心驱使她蹑手蹑脚走向厕所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快到厕所的时候,忽然从厕所对面房间窗子看到一男人用刀往女子身上砍,小美双手捂住嘴尽量让自己冷静不被发现,由于光线暗,她没看清男人长什么样。

忽然他看见男人准备走出来。

她知道如果男人走出来的话 这么长的走廊肯定会被发现的,于是她趁男人转身到看不到窗户外东西时闪进了厕所。。。

小美轻拍着胸口,长吁了一口气。。。还好没被发现。

【故事解析】

半夜门把的转动声

小明学生时代住的大楼钥匙是数字电子锁,半夜3点他在房间里看漫画,突然听见大门门把「卡卡卡」的转动声,

虽然心里很害怕,但有把门上锁应该没问题,

就在此时,小明听到输入密码的「逼逼」声,让他更加感到恐惧,

由于小明住在那时曾乱玩电子锁的设定,变成只要按下电子锁的E键就能解锁,

门外的家伙又刚好按到,将锁解开了,

还好,常被忽略的链锁今天刚好有挂上,但那个人似乎不管那条链锁般,想强行把门打开,就这样过了3分钟,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小明战战兢兢得打开门,门外的人大概已经走了,

小明马上打电话询问知道密码的朋友,朋友说没有来过,还骂小明说这么晚还打来,

说也奇怪,基本上应该会听到在走廊的脚步声,

但那个人离开时小明却没听到任何脚步声,

真是太可怕了。

【故事解析】

胆小鬼

脱了衣服刚想睡觉,室友一把推开门跳了进来就把门关上了:“吓死我了!”

“怎么了?”

“刚看完立体恐怖片……回来的路上都觉得有鬼跟着我!”

“你真是的!有没有水啊我渴了?”

“没了。”他看了看挂在床边的水杯说道。

“那你出去帮我打一点吧!我脱衣服了!”

“那么黑……你还是忍一忍吧……明早再喝!”

果然是胆小鬼……没办法,我只好关了灯睡下了。

半夜,又听到她尖叫了一声,我被吵醒了:“你干嘛!”

“太黑了……我总觉得身边有鬼……你那里不是有安眠泡腾片嘛……给我八片行不行?”

“……”

我很无语地看着她接过安眠药,喝了一口水就把整整八片全部咽了下去,不一会,她倒在床上睡着了。

我还能好好睡吗……

【故事解析】

萤光吊饰

最近搬出去自己一个人住,为了装饰这个新家,去买了小时候很爱玩的,晚上可以发光的萤光吊饰。

只要日光灯照一照,关灯之后会发出微微的萤光,随着时间慢慢变黯淡,觉得好治愈。

昨天晚上7点朋友约出去喝酒,弄到了10点才回家。

回到家中,吊饰发着微微的萤光,看了一阵子,才打开电灯,心想下次再去多买几个回来吧。

【故事解析】

凉爽的建筑物

某个地方发生了大地震,当作临时避难所的小学挤满了人,想睡觉却觉得吵闹而且闷热无法入睡。

想说出去吹个凉,结果发现了一栋没开着灯的建筑物,里面很凉爽而且很安静所以有很多人躺在那边就决定睡这里了!

过了不久却发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太安静了… 我冲出了那栋建筑物。

【故事解析】

隔壁的笑声

我在大学毕业之后,终于展开了期待已久的独居生活,虽然只是很普通的公寓,但始终算是只属于我自己的城堡。

但是其中有件事让我很在意,刚搬进来的时候,地产经理跟我说过,我的隔壁是有人住的。可是3个月以来我却从未见过我的邻居,这令我感到有点奇怪……

而更奇怪的是每天的深夜时分,隔壁总会传来一些有点压抑的女性笑声,且总是准时在凌晨3点钟传来。

该不会是隔壁住了什么怪怪的女人吧?有天我因为身体不适早退回家,刚好在窗户看到地产经理在带新客户看房子,我就走去问他关于邻居的事情。

”嗯,你的邻居是跟你同龄的男孩子呢,而且好像是跟你同一所大学的,他现在应该在家吧。”我想了想后觉得应该去打个招呼。

”你好…… 我是住隔壁的……”

”嗯,有什么事吗?”(终于见到了!) 开门的是一个普通的男子。

”没什么…只是听地产经理说我们是上同一所大学的…

而且我们好像没见过面,所以想过来打个招呼”

”啊… 原来你也是XX大学的学生! 请多多指教! 因为我要去居酒屋打工的关系,所以常常都很晚才回家呢!”

(原来如此!) 然后我们就开始闲聊……

”对了… 我经常会听到女生的声音……”

”喔,我的女朋友和我一起在居酒屋打工,有时下班后她会来我这里”(真的吗!!好羡慕啊!!!)

”嗯… 那么也请代我向你女朋友打个招呼”

”嗯! 有空的话也带你的女朋友一起过来喝喝酒吧!”(可恶!!我根本没有女朋友啊!!!!!)

【故事解析】

老人拖地

晚十点下班,感觉尿急,离家又有点远,就到一个公厕上厕所。

到那里发现没有灯,只能借外面路灯看见里面有个老人在拖地。

女子没在意,上完厕所回了家。

第二天 女子在新闻上看到,昨天自己上厕所的地方发现一具年轻女尸。

女子一想,差点吓死。

【故事解析】

酒店里的敲门声

因为出勤的关系我与同事租住了一间酒店的房间,当时同事还有事要办,今晚不会回来。

因为我很胆小所以早早就上床睡觉,但是在深夜的时候我却听到”咯咯”的敲门声。

“是酒店的职员吗?”我叫道,却没人回应。

我看着房门感到非常害怕,那个敲门声一直从深夜持续到黎明才停止,然后我立刻就去退房了,之后我和出勤回来的同事说起敲门声的事。

“果然发生了呢”他这样说,他说这间酒店以前发生过火灾,有个人因为逃走不及被困在那个房间里,到现在还是找不到他的尸体或残骸啊啊…

还好我可以打开那个房门呢….

【故事解析】

电梯

一个人半夜回家,他的家住在14楼,他走进电梯,过了几秒,发现八楼亮了,他想一定是八楼的人要坐电梯,过了一会儿他猛然按下了345楼,门打开就冲了出去,待在大楼附近的便利店直到第二天。

【故事解析】

家里丢东西了

有个人在公司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只说了一句话:你家里丢东西了。

这个人回家以后翻箱倒柜,找了半天,身份证、银行卡、手机、钱包……什么都没少。

他怀疑是有人恶作剧。

这天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有个人在他耳边阴森森的说了一句:你丢了一把钥匙。

12下一页尾页
当前第[1]页  共[2]页  
跳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