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悬疑】

空中怪车事件

1994年12月1日凌晨,贵阳机场因天气原因起落的航班很少,雷达监控站里也只留下了两个人值班。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值班员小伟因为工作清闲都有些犯困。正在这时,雷达监控显示屏上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引起了他的注意!

刚开始小伟以为自己是看错了,毕竟自己参加工作以来从未在屏幕上见过如此诡异的一幕!

“师。。师傅!您快来看看!”他觉得事态紧急,小伟马上叫来跟他一起值班的师傅程班长,“您看看这。。这是什么?”

“这。。。”

可当程班长看清雷达屏幕上的情况时也是一惊!这事别说是徒弟没见过,就是自己也从来没有遇见过。

今晚的屏幕上本应该只有一架飞往贵阳的飞机,可此时那飞机后面却出现了一个形状奇特的庞大不明飞行物!那不明飞行物在屏幕上显现为一个菱形的物体,足有前面飞机的几十倍大!

程班长知道事情严重,马上联系了那家飞机的驾驶人员:“呼叫160组机组人员,呼叫160组机组人员!你们是否看到后门有什么不明飞行物跟着?”

程班长知道,那家飞机上还有100多名飞往贵阳的乘客,一旦出现意外,后果将不堪设想!但飞行员在接到地面雷达机场电话时还有些奇怪,四周看了看,哪有什么不明飞行物?还以为是科幻大片呢。

“没有异常!未发现不明飞行物。”

可他的话音还没落,突然听到身旁的副机长指着窗外一声大叫:“机长快看窗外!那是什么东西?”

机长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只见那厚厚的云层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飞行物!身上发着橙黄色的光芒,虽然云雾遮挡看不清楚,但那乌黑轮廓显得是格外庞大!

那东西飞行时并未发出什么声音,虽然身躯庞大,但速度极快,一转眼就钻入了厚厚的云层中。

“师傅!那东西不见了!”

几乎是同时,地面的雷达监控站里,一直盯着屏幕的小伟发现那个不明飞行物突然从屏幕上消失不见了!

小伟的声音非常大,正在连线的飞行机长也听到了,喃喃说道:“对。。。没了!确定消失不见了。。。”

“师傅,那到底是个什么。。。”

小伟盯着远处黑沉沉的夜空,想问问那应该是个什么东西,可这样的问题程班长又怎么回答的了呢?但是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在雷达上看到的仅仅是这个诡异事件的开始。

距离贵阳机场大概70公里外的贵阳北部的都溪林场中,有一处看林人员值班的小木屋。林场的副厂长郑师傅前半夜在林子里转了几圈,此时天已经快亮了,他正准备吃上药就去睡一会儿。郑师傅已经在这个林场工作了三十多年了,对这片树林的感情非常的深。

“轰隆隆——轰隆隆————”

可那天他刚吃完药,就听见了一阵像火车开过一样的轰隆声!伴着这阵阵的轰鸣,似乎整个大抵都在震动!但仔细感觉了一下,郑师傅发现这种震动并不是来自地面的。

很快,郑师傅发现,那声音来自于窗外的自己那再熟悉不过的树林里!而这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放亮了。

郑师傅看向窗外,才发现原来并非是天亮,而是外面的树林被一种强烈的光线笼罩了!当看清那个发出光线的物体时,郑师傅整个人都傻了!那是个什么东西呀!

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正迅速地从树林上飞过。那东西下面发出一红一黄两道非常强烈的光线,把整个森林都照得亮如白昼!那东西速度并不是很快,大概用了三十多秒的时间才从郑师傅的小木屋前面的树林上空掠过。

郑师傅一时间愣在了当场,不明白就到底看到了什么,等那东西完全从视野里消失,他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颤抖,水杯里的水也撒了一些出来。

那个庞然大物带着火车驶过一般的气势和轰鸣声,一头扎进了浓密的树林里,树林中顿时发出一阵阵咔嚓咔嚓的树木折断的声音!与都溪林场仅相隔五公里的都拉营车辆厂内,两名正在夜班执勤的保安也被外面的阵阵轰鸣声吸引了。

可当两个人转身,却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个庞大的怪车正从树林那边直接向两个人的方向冲了过来!那怪车发射出两道强光,气势特别惊人!

“轰————”

正当两人愣神的时候,那辆怪车已经从头顶飞过了,可怪车的底部猛地撞向了厂房的房顶,发出一阵吱吱嘎嘎的摩擦声!

“吱——嘎——吱嘎—————”

但强烈的摩擦没有让那怪车停下来,而是速度丝毫不减的冲了过去!不仅如此,怪车过后还带起一阵猛烈的大风,那风大得足以把两个人的身体刮起离地面一米多高!

大风将两人吹起之后,“哐!”地撞到了身后已经变形的厂房铁门上才停下来!

说也奇怪,这样强烈的撞击和下落,两个人居然都没受一点儿伤!那分像是气垫,把两个人团团包围住,反而起到了保护的作用。

两人落到地上后,听到那个怪车从厂房房顶飞过,慢慢的想西北方向飞去了。那个像火车驶过一样的轰鸣声一直穿过了那片松树林。最后消失在了贵州山区的茫茫群山之中。

“你说。。。那。。。那个是不是。。。就是飞。。飞碟!”

“天。。。天知道啊。。。”

两个人也像所有当晚经历了怪车事件的人一样,想弄明白刚才自己看到的是什么,可是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怪车彻底消失在了远处的夜空中,笼罩了一晚上的乌云也散开了,一轮皓月当空。当晚见到此怪车的人有很多,靠近都溪林场附近的居民有许多人都被这轰鸣声和强光惊醒的。与以往的UFO目击事件不同的是,以往许多目击者对同一个飞行器的描述都会有许多偏差,但此事件的所有目击者描述的都惊人的一致!

大家看到的都是一个巨大的橄榄形的黑色飞行物,发出一红一黄两道强光,由都溪林场上空低低掠过。但是夜晚的目击者毕竟有限,天亮之后,人们才真正看到那个巨大飞行物留下的痕迹,那触目惊心的残留痕迹曾震惊了全世界!

一大早,毛家父子俩就从山下顺着小路上山,去他家的蔬菜大棚劳作。昨晚他们也曾被巨大的轰鸣声吵醒,听声音还是从自己种大棚的林场方向传来的。

“爹,昨晚声音那么大的什么呀?”

“可能是打雷吧,你这么大了还怕那个?”

但是父子俩都以为是打雷或者有什么工程,都没往心里去。可当两人爬到了山上看到眼前的境况时,都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爹!你。。。你看那是怎么了!”

“啥?”

只见,眼前这本应该是两个人再熟悉不过的茂密松林,可此时如同刚刚被无数炮弹轰炸过一般,那些松树全部都被拦腰折断了!只剩下一米多高的树桩立在山坡上,那些树干都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

两人冲进林子,发现那些树桩都像是被某种巨大的力量硬生生地撞断的!而且撞断的树桩高度并不完全一致,两边的较高而中间的则比较低,像是被巨大的球体旋转着压断的!还有一些最边缘的树桩上还留着巨大的摩擦痕迹,像是有些从这树边蹭了过去!

“快去看看咱家的大棚!”

“哦,好。。。”

老家父子俩担心自己家盖在林场前面的两个蔬菜大棚,不管这树木是被什么撞断的,这巨大的冲击力下自家的大棚还保得住么?于是,两个人火急火燎地跑到了山坡上。

可出乎意料的是,虽然坚硬的树木都被折断了,可自家的两个塑料薄膜盖成的大棚居然安然无恙!这实在太令人想不通了!更加令人费解的是,看那些树木被折断的样子,昨晚肯定有巨大的风,但是树木断了可树下的落叶却没有一点儿被吹起过的痕迹!

这实在是太让人无法理解了,看着满地的落叶和自家完好的塑料大棚,处在一个向北龙卷风吸力过的满目断桩残木的狼藉环境里,竟然那么的别扭。

但是当我们再把视线抬高就会发现,那巨大的冲击力从树林里穿过后又冲进了都拉营车辆厂,一处正对这被折断树林的厂房房顶的石棉瓦被刮飞了,瓦底下的钢制房梁架也被扯断了。看那钢筋架的样子,竟像是被一种巨大的力量向下压断并扭曲变形的!

车辆厂厂房旁边的一辆小火车也明显被巨大的力量推动者挪动了20多米的样子!要知道,那小火车本事自重70多吨,当时车上还装着50多吨的废铁,并且还打在了刹车上,这是有多大的力量才能让它移动啊!

厂房前面的水泥地上,也出现了一处无法解释的巨大抓痕,据后来的人们测试,此处有强大的磁场,能让手表停转,电子设备失灵!

此次事件造成都溪林场整整四百亩的松林均被折断,怪车从林中分四次下落并撞击了都拉营车辆厂,造成一处厂房损坏和多次地面损坏。这一切的破坏只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昨晚目击者看到的那辆怪车真的来过,并留下了让人无法回避的痕迹!

此事经包括央视十套在内的国家电视台、报纸及网站报道过,立刻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贵阳发现UFO并摧毁大片森林和厂房的消息引得无数人猜想。

有专家看过现场分析,这可能是一起由陆地龙卷风与下雷暴双重气象现象引起的极端自然灾害,而非UFO造成的。但此结论很快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反对,因为这两种气象现象根本不可能同时存在也不可能出现在山区。的确有气象记录以来,贵阳从未出现过龙卷风的记录,但是否真的由飞碟造成,也无法下定论。

第四个人

这件事发生在兴业县,是一个很严重的案件,是我做刑警的朋友讲给我的:

胡军在老家周边的兴业县城里经营着一家狗肉店,以火锅为主,借着祖传的手艺,生意做得很不错。七月中旬,老家捎信过来说胡军的弟弟要结婚了,家里说啥也要胡军回去参加。

胡军家里就兄弟二人,弟弟结婚这是人生大事,不能不参加,所以胡军就在店门口贴了告示,休息一周,自己忙活着把没用完的狗肉放进了冰箱里。

正收拾着,就听店门一响有人进来了,那人一进门见店里没人就开始嚷嚷:“胡军!胡军!”

听声音是给自己店里供应狗肉的徐向东,胡军就从后厨走了出来。出来一看果然是,捧着一只宰好的狗,说是来送货。

胡军一听就有些不高兴,因为自己头天给徐向东说清楚了的:“我不是昨天给你打电话说这个礼拜不送货的吗!”

可徐向东还是把货送来了,徐向东这人有些厚脸皮,把狗肉往桌上一放,说是顺手捎过来的。

胡军看徐向东这态度,心里就有火:“可我这几天不做生意,你说来我咋弄啊?”

“没事,不行就放冰箱里,回来再用呗。”

胡军这个火啊,这冰箱一冻,这肉口感就变了,这不砸自己的招牌么!

可徐向东一脸的无赖相,胡军知道这肉自己不收下是不行了,接着胡军就说起了让徐向东还钱的事:“对了,我弟结婚要用钱,你上次在我这借的两万块钱先还给我吧。”

可徐向东说自己是出来送货的,一共就收了千把块的货款,身上也没带银行卡:“行,我身上钱不够,要不你跟我到家里去拿吧。”

胡军一看也没别的办法,反正店里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就把店门锁了和徐向东一起回家取钱。坐上徐向东的小货车,两人心里都别扭,也没怎么说话。

徐向东的家住在城郊,离县城三十多公里,也就是半个来小时就到了。徐向东家里条件还不错,自己盖的二层小楼,虽说杀狗这营生是有损阴德的,可收入还不错,日子过得也比同村人强很多。

“快进屋,认识了四五年了还是第一次到我家吧。”

徐向东热情的把胡军迎进屋,其实两个人以前也只是在生意上来往,只是生意伙伴,算不上很要好的朋友。

“你先到沙发上坐会儿,我到里屋给你拿钱。”

“嗯。”

胡军坐在沙发上一边等一边四下打量着徐向东的家,房子收拾得很干净,装修也不错。不多时,徐向东就拿着钱从里屋出来了,一块儿出来的还有他老婆和孩子。

胡军礼貌的和徐向东家人打了招呼,接过钱数了一遍。

胡军数完钱正准备走,正赶上徐向东媳妇收拾桌子要吃晚饭:“向东啊,留胡军在家里吃完饭再走吧。”

胡军觉得这样不好意思,想走:“不了不了,我还得回去收拾东西呢。”

“哎,吃饭耽搁不掉多少时间的,你不是也还没吃饭么?”

就这样,架不住徐向东的一再挽留,胡军还是留了下来。吃饭不能没有酒,胡军没想到徐向东这么好客,一来二去的这酒越喝越多了。

一直喝到了十点多钟,这顿酒才算喝透。胡军其实酒量一般,架不住徐向东一直劝,喝得有点多,已经走不了路了,更别说回家了。

徐向东架着胡军:“都这样了,你也别回去了,就住我家吧,我家还有空房间。”

胡军心里觉得不妥,可喝得走路都费劲了,回家是不可能了,只能由徐向东搀扶着到了客房。

徐向东把胡军安置好了,自己也是喝得不少,于是摇摇晃晃的就回屋睡觉了。胡军倒在床上开始呼呼大睡,这一觉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之后,胡军就被一阵细碎的人语声吵醒了,那些声音窸窸窣窣的,像是几个人在小声的商量着什么事。声音虽然不大,却吵得胡军无法继续入睡,他起身坐在床边,以为徐向东家人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可听着听着又觉得不像,那些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像是徐向东家的几个人。因为喝多了酒,胡军就想去上厕所。可当他走到门前要开门的瞬间,好像听见外面的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让胡军大吃一惊,想想徐向东坚持让自己到家里拿钱,又非要留自己吃饭,还劝自己喝了很多酒,难道是打了什么坏主意?

想到这里,胡军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屏住呼吸轻轻的靠在门上,想听清楚外面的人在说什么。这一细听印证了他的猜测,外面的几个人果然在商量怎么把胡军杀死,拿走他的钱!

胡军惊吓之余把门错开一条缝,想看清楚外面是什么情况,有几个人,了解了情况,自己好想办法脱身。胡军悄悄的往外看,客厅里并没有开灯,很暗,有四个人在沙发上小声的商量着怎么对付胡军。

因为光线昏暗,胡军没办法看清楚那几个人的相貌,凭体型他大概判断出是徐向东和他的老婆孩子,而另外一个出主意的人,他实在看不出是谁。

看清了外面的情况,胡军又轻轻的关上了门,他实在想不出来除了徐向东一家三口以外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出主意害死自己?但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早点离开徐家。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四个人好像是拿定了主意,各自散开了,胡军听着客厅没了动静了才轻轻的推开了门。客厅里空空荡荡的,除了黑暗没有别的东西。胡军不知道那四个人什么时候动手,于是悄悄的摸到了厨房先找些东西防身。

最后,胡军在厨房里找到了一把菜刀!

胡军提着菜刀正准备离开徐家,刚走到客厅就看见一个人从卧室里出来了,看身形像是徐向东。

胡军说,他当时就一个念头,他们要对自己动手了!求生的本能告诉他要先下手为强,于是不等徐向东做出反应,举起菜刀就劈了过去!

“咔嚓!”

这一刀正砍在了徐向东的脖子上,血顿时就喷溅了出来!

砍死了徐向东,胡军提着道走向了卧室,他知道是有四个人要害死他,他要把剩下的三个人也干掉才行。推开卧室门,床上睡着两个人,胡军也没有看清是谁就下了杀手!

解决了三个人之后,徐向东浑身是血的举着菜刀开始在屋里寻找第四个人。可他把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也始终没有找到那第四个人。

胡军确信自己看到四个人坐在一起筹划着怎么害死自己,而那不见的第四个人就是出主意的人,可胡军把每一个房间反反复复找寻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那第四个人!可胡军真真切切的能感觉到第四个人就在屋子里。。。

胡军在徐向东家里折腾了一夜,大喊大叫着让那个人出来。惊动了邻居报了警,徐向东家这起灭门案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后来在对胡军的审讯中,胡军承认了自己的全部杀人过程,可他坚持屋里有第四个人,而且那个人是主谋,要害死他!

经过诊断,胡军并没有任何精神问题,承担所有刑事责任,被判处死刑,而让我这位刑警朋友不解的是,犯罪现场除了胡军,只有徐向东一家三口的生活痕迹,胡军坚称的第四个人到底是谁?

是人?还是。。。?

“还有一个人!还有一个人!!”

诡水

这件事发生在鹤岗靠山村,是我二叔讲给我听的。二叔是个泥瓦匠,就是在农村帮别人盖房子什么的,和周边几个村的同行组建了一个小工程队,有大活儿就一起干。

“来来来!干杯干杯!”

那一次,他和同村的刘军,还有后村的王志国一起干完活儿,结了账,哥仨在村里的小酒馆喝起了小酒。

因为这次的活儿是刘军联系的,东家结账也爽快。席间,二叔和王志国一个劲的给刘军敬酒:“来,刘哥,满上满上,这次活儿多亏刘哥了!”

“哈哈哈,都是自家兄弟,别客气,以后大家还一起干!”

虽说是客套话,刘军听着很受用,多喝了几杯人也飘了,说起话来也没边了,什么上边有人啊,以后带大伙儿接大工程之类的。

喝酒也就那么回事,有骆驼不吹牛的,席间三人都没少喝酒。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因为是乡下小饭馆,关门早的老板客客气气和三人说天太晚了,该打烊了,好说歹说三人才算结账走人。

“刘哥,回家睡了啊!”

“小王,慢点走啊!”

三人在饭店门口告了别,各自回家。二叔和刘军是一个村的,告别了王志国,两人就搭伴往家里走。

“嘿嘿,你是不是喝多了,走起路来晃晃悠悠。”

“你才喝多了呢。。。”

两人左脚拌右脚得晃出了村,因为结了工钱心里高兴多喝了不少,走起路来东倒西歪,还相互嘲讽着。从酒馆到二叔住的村子也就几里地的路,出了村就是荒地,到了晚上那野风吹着还有点凉飕飕的。

“这么晚到家,你媳妇又得埋怨你喽。”

“没事!我才是当家的!”

“别吹了,谁不知道你怕媳妇,不让你跪搓衣板就不错了。”

那时候农村条件有限,也没有大路、路灯,晚上两个人只能借着月光,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路上还要经过一条小河,也没有啥具体名字,可就是这一条小河沟,可没少出邪乎事!

那条小河宽的地方也就两米来宽,窄的地方一步都能迈过去。二叔和刘军走在河边,你一句我一句的扯着闲篇。

二叔怕媳妇,平时没少因为这事让人笑话,这回刘军又拿这事埋汰他,二叔就不高兴,借着酒劲和刘军对付了起来。

“她要是敢埋怨我,看我不削她。”

“哈哈,你就吹吧。。。”

之后,二叔在前头连怂了刘军几句,却突然不见刘军搭话了。

二叔扭头一看,刘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瞅着河水,两眼发怔。二叔以为话说重了,刘军不高兴了:“咋不走了?生气了?”

可刘军却说:“我好像听见有人跳河的声音了。”

二叔一听这话就乐了,笑话起了刘军喝迷糊了:“你别闹了,刘哥,我看你是真的喝多了。。。”

二叔手指着眼前的小河沟,让刘军看河里根本什么也没有。再说那小河沟水特别浅,深的地方也就能淹过脚脖子,有谁会在这里跳河呢?那不是开玩笑么!

刘军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小河沟,也确实很浅,就算有人跳下去,也不可能淹死,看来是自己喝多了听错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赶紧往家走吧,别回头嫂子生气了。”

看见刘军还在那里琢磨,二叔揽过他的脖子拖着他往前走,还不忘调侃。而刘军心里总觉得有事,就三步一回头的往后瞅。

突然!刘军停下了脚步,圆瞪着眼睛,大张着嘴巴,好像看见了很可怕的事情!

“哎呀,不好了!出事了!”

“刘哥。。。”

刘军一个转身就往小河沟跑了过去,等二叔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跑到了河边一纵身就跳了下去!刘军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二叔给吓坏了,他虽然心里清楚那小河沟并不深,可这黑灯瞎火的跳下去摔着了也够呛。

二叔赶紧跑到河沟边,伸头往下一看,刘军站在水里,水面也没过他的脚面。看刘军没受伤,二叔松了一口气,可刘军却把两只手伸到了水里,在水里东一把西一把的抓挠着什么。

这条小河沟以前死过几次人,挺邪乎的,二叔隐约觉得这里面有事,赶紧跳下河沟把刘军抓住:“刘哥,你这是咋了?你没事吧?”

可刘军却像彻底魔怔了一样,死命想要挣脱二叔的搀扶,嘴里还大叫着:“有人淹死了,我得去救他!”

二叔说,那时的刘军表情很诡异,就像鬼上身一样:“刘哥你喝多了,赶紧回家吧!”连拉带拽的把刘军拖上了岸。

“不行!我得去救人!松开我。。。”

那时候刘军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怎么了,好像有点神志不清,二叔只能架着他往村里走。一直到进了村,刘军的精神头才好了一些,二叔说要把他送到家,可刘军说不用,因为两家往东西两头,时间太晚了,刘军就没让二叔送。

“你真的没事吗?那你慢点啊刘哥。”

“没事没事,回去吧。。。”

看着刘军一步三晃的往家里走,二叔在后面跟了一段路,一直看到了刘军的家门,这才转身往自己家走。其实二叔也没少喝,但经过河边让刘军这么一吓,酒醒了大半,也挂着早点回家,别让二婶担心。

等到了家,连醉带累的二叔倒头就睡,一夜无话。第二天刚一亮,二叔就让二婶给叫醒了:“程俊,你快起来。刘军好像出事了!”

“你说什么?”

二叔睡得迷迷糊糊,就听二婶说:“刘军在河沟里淹死了!”一骨碌就从炕上坐了起来。

二婶说,刘军昨晚一晚上没回家,今早上有人看到他淹死在了小河沟里,这会儿刘军家的人正往那边去!

“这怎么可能呢?昨晚我亲眼看着他回家的呀!”

二叔不相信,急忙穿了件外套就往小河沟那边跑,他不相信刘军会淹死在小河沟里。

等二叔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河边,那里已经围了一些看热闹的人:“闪开,都给我闪开!”扒开人群,挤到了最前面。

可当他探头往下一看,瞬间呆住了。

就见刘军趴在河沟里一动不动,河水淹没了他半张脸,二叔说什么都不敢相信,这么浅的水能淹死人,也不明白刘军为什么会下到河沟来。

二叔和几个胆大的人把刘军从河里拖到了岸边,人早就死透了,刘军的家人觉得死得蹊跷,还报了警。经过解剖什么的,最后证实,刘军确实是淹死的,也不存在他杀,还把二叔拉去审了一通。

直到今天,二叔说起这件事还是觉得诡异莫测,那一晚明明看着刘军走到了自家大门口,为什么又返回到了河沟呢?或许和他那晚在河边的奇怪举动有关,可就算他掉进了河里,不用说起身,就是翻个身也不至于会淹死,可刘军却偏偏淹死了。。。

石像

事情发生在青岛水清沟,那一年我在市政做环卫工人,正赶上政府搞绿化工程,要把那些污水横流的臭水沟清理一下。

首先的工作就是清淤,在水沟上方垒砌一道水坝,让下方的水断流,然后人工清理掉沟底的淤泥。那天我和王启元,还有朱志山在一个小组,负责其中一段的清淤工程。

河底的淤泥很厚,散发着腥臭味,还有各种各样的垃圾。朱志山平时话就比较多,这回一边干活一边就跟我闲聊了起来:

“嘿!咱们都好好看着点,万一咱们也挖出个古董啥的,那可就发财了。”

这事虽然在电视上看到过,可真想自己能遇到这么好的事那得多好的运气,我就回了一句:“你穷疯了吧,给你个古董你认识么?还不得当个垃圾扔了呢。”

我和朱志山正说着话,就听到身后的王启元不停的用铁锹在敲着什么东西,“咚咚咚。。。”嘴里念叨着:“呃?我好像挖到什么了。。。”

我和朱志山连忙走上去:“挖到啥了?一惊一乍的。”

“这泥里面有个东西,个头还挺大呢。。。”说着话,王启元就用铁锹在松软的淤泥里插了几下,竟然发出来“当当当”的硬物碰撞声!

这下我们仨都有些好奇了,这淤泥底下会是什么东西呢?于是我们合力挖了起来。

那东西埋得并不深,没挖几下就露了出来。乍一看,像是一个石像!我们仨里面就属王启元年纪大,他凑上去看了看:“看着像是个石像,是个佛像。。。”

“你见过?”

“可怎么会有个佛像埋在淤泥里呢?”

朱志山也在一边好奇的分析了起来,这俩人都是那种好凑热闹的人。我们三人你一嘴他一嘴的,最后也没分析出个啥道道,一商量管它什么呢,先挖出来再说。

等把东西全挖出来才发现,那是一个盘腿打坐的人,双手抱在胸前,但是却不像别的佛像一样双掌合十,而是一种奇怪的手势。我们仨仔细瞅了半天,也没看出到底是个什么雕像。而且那个雕像看着有些怪异,怎么都觉得透着一股子的邪魅之气!

王启元显得特别兴奋,眼睛里都开始闪闪发亮了:“嘿嘿,你们说这是不是古董?得值很多钱吧。”

朱志山这人虽然没啥钱,但平时爱看那些鉴宝节目,他仔细的端详了半天,有些失望的摇摇头:“我看这不像是古物,就算是,这石像也不值多少钱。。。”

“不是古物?”王启元那个急性子,抬起脚就踹了出去,“妈的,那不白忙活了嘛!浪费老子的力气!”

这家伙真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平时搭伙吃饭就爱占小便宜,这时因为刚才费了不少力气把石像弄上去,嘴里直骂骂咧咧的。“咚!”连踹几脚,因为用力比较大,石像就开始摇晃起来,最后一歪,就倒在了河边的栏杆上!

石像的一只眼睛正好碰到了石栏杆上面,把一只眼睛给磕掉了!被磕掉了一只眼睛的石像倒在了地上,显得更加的诡异、邪魅!

那王启元也不知怎么的,显得特别生气,还想上去踹,我和朱志山连忙上前劝阻他:

“发那么大火干嘛呢?”

“别上火,不值钱就不值钱呗,踹它干什么?”

我们俩连拉带拽的把王启元拉回工棚,那石像也就被扔到那里没人管了。

回到宿舍,天已经擦黑了。到了宿舍,王启元还是耷拉着脑袋一脸的不愿意,也不说话,我和朱志山也就坐在一边劝他: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大肝火?咱们就一普通人,哪就那么容易发财了,有啥好气愤的。”

我和王启元在一起工作有两年了,他除了爱占小便宜外,人还是不错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么大的反应。

王启元也不接我的话茬,闷头点了根烟,狠抽了两口:“你们又不缺钱,当然那么说了。”

王启元这一开口,朱志山立马把话接上了:“谁家不缺钱?再说就算挖出古董,你不也得上交给国家吗?”

可没想到朱志山的话还没说话,王启元张嘴就骂了一句:“你他妈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闭嘴!”

“嘿!你什么意思?你骂谁呢?你再说一句试试!”

朱志山也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走上去质问王启元,我一看情况不对,连忙拦住他:“别这样,有话咱们都好好说。”

而此时的王启元就跟没事人似的,耷拉着脑袋在抽烟,就好像这事不是他引起的似的。朱志山越看他那满不在乎的样子越是生气,没办法我只好先把他拉到了屋外。

朱志山这人虽然是个急脾气,但是还是很给我面子,压下了火气,也就跟着我出了屋,我给他点了一根烟:“行啦,别跟他一般见识。”

朱志山接过烟:“你听他刚才那话,真气人!一个穷命,还非想发横财。。。”

看到朱志山冷静了下来,我就跟他聊了起来:“你不觉得王启元今天有些反常吗?”

“嗯。。。你这么一说,还真对,这小子平时也不这样啊。。。”

我们俩聊着聊着,就把这事联系到下午挖出来的石像身上,都隐约觉得王启元的反常举动好那不知名的石像有关系,可有说不上来,当时是我们一起挖出来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一根烟抽完,朱志山的气也消了,我拉着他回宿舍:“回屋睡吧,明天一早还得干活呢。”

谁想,我俩一进屋,发现王启元还是耷拉着脑袋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老王,你也早点睡,明天一早还得干活!”

我也没多说话,想着让他自己静一静也好,可但我凑近了才发现,此时王启元阴沉着脸,我想他可能还没缓过劲,心想着这王启元因为这点事用得着这样吗?直到我收拾完钻进被窝了,他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因为白天干了一天的活儿,真的有些累了,我上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呯——呯——呯——”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到了几点,耳边隐约传来屋子里有撞击声!

那声音很有频率,吵得人无法安睡,我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想看看是什么发出的声音。我寻着声音看去,就见王启元站在床边。。。

“呯——呯——呯——”

就见王启元用手扒着上下床的铁栏杆,头部前后摆动,一下一下的撞击着铁栏杆!他撞击的力道很大,也很有节奏,就像不知道疼一样!

“啊!老王,你在干什么!”

因为他是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样子,但看到他这反常的举动又十分的诧异。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还是继续有节奏的,狠狠的用头去撞击铁栏杆!

我觉得不对劲,就赶紧想去看看他,这时朱志山也被吵起来了。

“他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被吵醒的。。。”

当我们俩走近些,看清了王启元的样子,都被吓坏了!这家伙此时已经满脸是血了,看样子伤得不轻!

“老王你快醒醒!你干什么!”

“别撞了!要出人命了!”

我们俩连忙制止住他,不让他继续自残下去。可此时的王启元已经没有一丝意识,满脸鲜血不说,就连眼睛都是翻白的!

王启元反抗了几下就瘫软了下来,我们赶紧扶着他,他的情况看起来有些严重,必须要尽快送到医院才行!于是我们俩拨打了急救电话,架着他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医生说因为救治的比较及时,所以没有什么大碍,如果再晚来一会儿,那他的眼睛可能就保不住了!

我和朱志山第二天下班后,又过去医院去看望他:“我们来看你啦,好些了吗?”

这时,王启元的精神恢复了很多,情绪也和往日里一样随和了:“快进来坐,多亏了你们,太感谢了。。。”

我们坐下来问了一下他的伤势,我就话锋一转,问起了王启元昨晚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去撞床的铁栏杆?

说起这事,王启元表现得还是有些惊魂未定,他稳了稳心神,慢慢的跟我们说起来昨晚夜里发生的事:

他说,他在床边坐下之后,那个石像就站在他的身边一直在他耳边说着奇怪的话,像是藏语或者维语一类的话,完全听不懂。慢慢的,没多久就失去了意识!

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王启元就不知道了,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了。。。

听他说完,我和朱志山面面相觑,这和我们预想的一样,因为他的转变是从挖到那个石像开始的,他踢倒了石像的眼睛,医生也说他的眼睛受伤最严重。难道这之间有什么神奇的关系?还是只是一个巧合呢?

从医院里出来后,我和朱志山又来到了放置石像的地方,可那石像已经不见了,应该是清淤车给拉走了。从那以后我不管走到哪里,只要看到石像都会驻足观看一番,可都没有一个跟那个石像一样的,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石像。。。

妻子的日记

1904年8月,我在家中发现了一本可疑的日记。

先说明下,我家是一幢中古住宅,6年前结婚时由妻子挑选并购入,不过我妻子已经在前年和两个女儿一同在船难中丧生,两个女儿虽然在其两日后被冲上不同的两个海岸边,但还是没被救活。

前几天,因为要改造妻子的房间故请了木工师傅来,结果他交给我一本说是在妻子房间天花板内发现的日记。

那本日记确实是妻子的笔迹,我翻开看了看:

7/15: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和老公你一起生活了。(那天是我跟妻子的结婚纪念日。)

9/21:这是因为你才有了现在的我。

12/9:尽管如此,我还是不会离开老公你的。

2/23:就快了喔!

2/29:你能够明白了吗?

当下我感到无比惊惧,立即搬家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故事解析】

女孩的笑

女孩就捧着那盆新开的杜鹃在花园里,看着街边的那辆停靠很久轿车微微的笑着 。

何峰坐在监视器前,感觉自己像块丢在热水壶的冰块,虽然在异国他乡的寒冬里,但春天的风把冬眠的他瞬间唤醒,他想她一定能是看见了他,一定是在对他笑,那融化万物的笑。

她依然笑着,何峰耳机里传来长官的命令,目标锁定,这个女孩就是J国ghost组织的头号杀手96号,马上引爆预埋在轿车里的炸药。

犹豫再三,何峰万般无奈的艰难痛苦按下了按钮,瞬间何峰和他的监视车炸上了天。

她就捧着那盆新开的杜鹃在花园里,看着街边的那辆轿车痴痴的笑着,远处一道火光冲天而起。

她真的看见过何峰,真是在对他笑。

【故事解析】

僵尸

刚看完恐怖的僵尸篇

心里还是怕怕的

呵!有什么好怕的,那些都是虚构的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默默的安慰自己

路旁的树今天变的诡异

那是什么,一蹦一蹦的

对,不是僵尸,这世界是没有僵尸的

壮着胆走到树下

的确,不是僵尸

我飞奔着跑回了家

【故事解析】

他的日记

他在7月12号去世了,她很伤心。

她舍不得他的一切,他的微笑,他的怀抱。

她买下了他生前的房子,保留了他所有的东西,包括那本日记。

这本日记便成了她的精神寄托。

她翻动着日记本,里面纪录了他的一切。

7月10号,天气,晴

今天和朋友一起欣赏了一些古典文学,感觉很愉快,可是还是很想她。

7月11号,天气,多云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回家冻的直哆嗦,要送什么礼物好呢,明天就是她生日了。

7月12号,天气,阴

今天天气更糟了,只感觉身上像结了冰似的,亲爱的,生日快乐。

看到这,她哭了,他一直没有离开过她。

【故事解析】

背着我好吗

小许在一家摄影店工作,和女友发展一年,感情不错。

“背着我好吗?”

“怎么了”

“我喜欢你背着我的感觉”

夜晚,干柴遇烈火,只是床单上少了那一抹红。

第二天,小许提出了分手。

小许感到女友眼里的怨恨…

女友自杀了…

由于这几天肩膀无缘无故的酸痛 小许辞掉了工作。

晚上回家在暗室里洗照片 是这几天自拍的写真照。

暗红色的光映在脸上。

小许一阵阵惨叫 !!!

【故事解析】

院子里的小女孩

大伟今年15岁,是个很内向的少年,他是家里的独生子,大伟总羡慕兄弟子妹很多的家庭,感觉那样的家庭又热闹又有趣。

暑假到了,大伟告别了城里的父母回到了乡下爷爷奶奶家。大伟比较喜欢农村的夏天,不用开空调院子里也很凉爽,每天还有很多小伙伴陪伴。

一天晚上大伟在院子里乘凉,夜已经很深了,爷爷奶奶早已回屋休息,偌大的院子只剩下大伟一人。皎洁的月光下各种小虫你唱我和,夜、美极了,此时要有个小伙伴多好啊,他正出神的想着。

这时,院子里的榕花树下不知何时来了一个小女孩,大约六七岁的样子,穿着素花的棉衣棉裤,扎着羊角小鞭,样子很可爱,小女孩甜甜地说:“弟弟,我给你跳皮筋吧!”大伟对小女孩说的话并不觉得奇怪,反而看着小女孩咯咯的笑着欢快地跳起了皮筋,大伟觉得有趣极了。

就这样一连几天每到夜深人静小女孩都如约而至,陪伴着大伟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假期!

回城后,大伟向妈妈讲起了小女孩的故事,妈妈惊得目瞪口呆,心中亦喜亦悲…

【故事解析】

后院玄机

我生在一家府第,几年前老奶奶就告诫府中要远离后院,但是几年过去了,没有人在意过,也没有事发生过。

一个相当无聊的晚上,我决定到后院看看有什么新发现。

还是老样子,一片垦出的菜地,墙角的杂草,幽幽的古井。

我趴在井口向里望着,月光映在清澈的水面,让我的影子有些惨白,怔怔看了会,我失望地回去了。

第二天起来,还是什么都没发生,看着晾衣服的吴妈,照顾菜地的哥哥,还有去镇子边挑水的家丁…..

呃,也许,老奶奶是对的…..

【故事解析】

倒下的牌子

我一直有电梯恐惧症,没人陪着就绝不敢坐电梯,但是这次去开会的地方在大厦的29层,爬楼梯的话也太够呛了,只好等一同要上去的人壮壮胆子了。

说也奇怪,前两天还听说这大厦在修建中,没想到这么快就建好并投入使用了,看来是太仓促,难怪电梯前乱成这样。

电梯门口到处堆积着没用完的建筑残余物之类的东西,地上倒着几个没写字的立体三角形牌子。

我想无论怎么仓促,这公司的物业管理也真是太松散了,而且大周末的,老板电话叫我来开的什么会啊,真是的……想着想着,来了个人,形色匆匆的,可能也是赶着要上去开会的。

果然,这人毫不迟疑的打开电梯径直走进去,还不忘长按住开门键等我进去,我感激的对他笑了一下就连忙跟上,转身的时候瞥了一眼那个倒下的牌子,惊出一身冷汗,趁电梯门还没合上,拼命挤出电梯跑回家了。

【故事解析】
12345下一页尾页
当前第[1]页  共[17]页  
跳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