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真实】

七夕

事情发生在2012年江苏省常州市钟楼区的一个老旧小区里。我那时正在上大学,受我妈妈的影响,我业余时间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出去疯玩,而是在社区报名做了一名义工,专门去照顾和陪伴那些孤寡老人。

现在的年轻人大多都讨厌老人,觉得他们脏,性格古怪又啰嗦,但其实不是的,他们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每个人都像是一本厚厚的人生教科书。每次看到他们因为我的陪伴而变得情绪喜悦,我都有一种由衷的满足感。

而我今天要讲的,是我在照顾一位老爷爷时的亲身经历:

这个小区位于钟楼区的中心地带,属于老城区,小区里住的也都是老年人。李爷爷瘫痪在床已经两年多了,由于一生无儿无女,老伴前几年也走了,所以这些年都是由社区的老邻居和义工在照顾他。大家从来都是把钥匙放在防盗门的上方,每次有人来,只要摸出钥匙就可以打开房门进去。

“李爷爷,是我!”

“哎呀,是乐乐来了。怎么又买东西,不是不让你买么。”

那年八月份的一天,我在周末买了些营养品来到李爷爷家。李爷爷见我来了,让我把枕头垫高一些,开心的跟我聊了起来。

“你要是再买东西就不让你来啦。最近怎么样?学习累不累呀?”

“我好着呢,你呢?”端上刚刚剥好的水果,“来,您吃点桔子。”

李爷爷这个人不同于其他行动不便的老年人那样脾气很差,他每次见了人都是笑容满面的,让人觉得特别亲切。但他也像其他老人一样,特别爱回忆过去,讲过去的事情。

李爷爷指着相册:“你瞧,这是我当兵的时候在东北拍的。”

老年人的生活不再那么精彩,而生活的乐趣也只有追忆那些过去的时光了,李爷爷给我讲的事,从他少年求学,到青年当兵,一直到后来退伍,几乎什么都有。

但李爷爷讲的最多的,还是他和他老伴那几十年的婚姻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说实话,李爷爷和他老伴年轻时那颜值可真是没话说,比现在那些最贵的化妆品堆起来的网红脸可强多了,即使是老了,那种在一起的温馨和默契也特别暖人。可每一次想起老伴来,从最初的轻松笑容到最后都会是泪流满面收场。

“唉,你说她怎么就走在我前面了呢。。。”

而我,几乎每次都被他们的故事感动:“李爷爷,您别难过了,奶奶也不希望看到您难过。奶奶还在天上看着您呢,您可得好好的,她才能放心。”

不过,好在李爷爷为人通情达理,每次都能高高兴兴的结束回忆,为的是不把负面情绪带给别人,让别人担心:“嗯,丫头说得对!不难过了,不哭了。”

“对呀,看到您笑,奶奶才会高兴。”

不过那天结束谈话后,李爷爷却跟我说了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嘿嘿,我也不用想她了。今晚她就要来接我了,我们就要团聚了。”

因为这一句话,让我到走的时候还有些放心不下。

从李爷爷家出来,我回到了学校旁边我租住的房子,我那时已经在附近找了实习工作,住宿舍有很多不方便。当天有一些累了,也不愿意出去买菜了,就想着简单下点面条对付一下。

可是我一边做着饭,一边就觉得有些心绪不宁。那临走时李爷爷说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一直在我心头萦绕。

突然,我脑子里一闪,有些想明白了。于是,匆忙关掉煤气就跑了出去!

下了楼,我打了个出租车,火急火燎地向李爷爷家赶去。我那时想到李爷爷那番话,是不是暗示着他晚上要自寻短见!

我一刻未停地跑到了李爷爷家门口,伸手去摸门上的钥匙,可是却没有摸到!

“李爷爷您在吗?我是乐乐!您没事吧?您说话呀!”

我明明记得钥匙就放在那里的,难道后来又有人来了?而且把钥匙也拿走了?我焦急地去开门,可是门又打不开!我又是喊又是叫地砸了半天门,可屋里一直没人应答,心里便升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李爷爷!您说句话呀!您有没有事?”

可正在这时,我眼睛有些适应了屋里的黑暗,隐隐约约竟然发现屋里有人走动!我好像看到了一个老婆婆的影子,正在扶李爷爷下床走路!

可李爷爷已经完全瘫痪了,又怎么能下地走路呢?而且那个老婆婆又是什么人?我不禁担心起李爷爷的安全。

“李爷爷,您说话呀!屋里还有人吗?李爷爷!”

可无论我怎么叫,屋里的两个人像是听不见一样,此时那老婆婆已经扶着李爷爷走到了窗边,好像是两道蓝光一样,朝着窗口飞了出去!

“李。。爷爷。。。”

我当时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当时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因为我一直敲门,声音很大。一个平时也来照顾李爷爷的邻居走了过来:“乐乐呀,大晚上的,你干嘛呢?”

“哦,是蔡奶奶,李爷爷他可能有危险!您那还有李爷爷家的钥匙吗?”

“钥匙不就放在门上吗?”

然后蔡奶奶顺手一摸,竟然摸到了钥匙!可我刚才明明仔细摸过了也没找到!

“可我刚才没。。。”

“你

这孩子,平时不这么毛躁的啊。”

就这样,我跟蔡奶奶一进屋就都傻眼了。李爷爷正平躺在床上,但是一点生气也感觉不到了。

“李爷爷。。。他。。。”

其实人真的挺奇怪的,睡着了和去世了都是闭着眼睛躺在那里,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也许真的有所谓的灵魂存在吧,灵魂走了,身体便真的成了一具躯壳。。。

李爷爷走得很安详,手里握着他和老伴的合影,脸上还挂着幸福的笑容。

我因为看到了一个老婆婆的身影,所以选择报了警。可警察来了之后排除了屋内有第二人的可能,确定了李爷爷是自然死亡。

其实第二天我就想通了,我昨晚看到的,也许真的是李爷爷的老伴来接他了。。。而那天就是七夕,中国传统的情人节。。。

空中怪车事件

1994年12月1日凌晨,贵阳机场因天气原因起落的航班很少,雷达监控站里也只留下了两个人值班。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值班员小伟因为工作清闲都有些犯困。正在这时,雷达监控显示屏上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引起了他的注意!

刚开始小伟以为自己是看错了,毕竟自己参加工作以来从未在屏幕上见过如此诡异的一幕!

“师。。师傅!您快来看看!”他觉得事态紧急,小伟马上叫来跟他一起值班的师傅程班长,“您看看这。。这是什么?”

“这。。。”

可当程班长看清雷达屏幕上的情况时也是一惊!这事别说是徒弟没见过,就是自己也从来没有遇见过。

今晚的屏幕上本应该只有一架飞往贵阳的飞机,可此时那飞机后面却出现了一个形状奇特的庞大不明飞行物!那不明飞行物在屏幕上显现为一个菱形的物体,足有前面飞机的几十倍大!

程班长知道事情严重,马上联系了那家飞机的驾驶人员:“呼叫160组机组人员,呼叫160组机组人员!你们是否看到后门有什么不明飞行物跟着?”

程班长知道,那家飞机上还有100多名飞往贵阳的乘客,一旦出现意外,后果将不堪设想!但飞行员在接到地面雷达机场电话时还有些奇怪,四周看了看,哪有什么不明飞行物?还以为是科幻大片呢。

“没有异常!未发现不明飞行物。”

可他的话音还没落,突然听到身旁的副机长指着窗外一声大叫:“机长快看窗外!那是什么东西?”

机长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只见那厚厚的云层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飞行物!身上发着橙黄色的光芒,虽然云雾遮挡看不清楚,但那乌黑轮廓显得是格外庞大!

那东西飞行时并未发出什么声音,虽然身躯庞大,但速度极快,一转眼就钻入了厚厚的云层中。

“师傅!那东西不见了!”

几乎是同时,地面的雷达监控站里,一直盯着屏幕的小伟发现那个不明飞行物突然从屏幕上消失不见了!

小伟的声音非常大,正在连线的飞行机长也听到了,喃喃说道:“对。。。没了!确定消失不见了。。。”

“师傅,那到底是个什么。。。”

小伟盯着远处黑沉沉的夜空,想问问那应该是个什么东西,可这样的问题程班长又怎么回答的了呢?但是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在雷达上看到的仅仅是这个诡异事件的开始。

距离贵阳机场大概70公里外的贵阳北部的都溪林场中,有一处看林人员值班的小木屋。林场的副厂长郑师傅前半夜在林子里转了几圈,此时天已经快亮了,他正准备吃上药就去睡一会儿。郑师傅已经在这个林场工作了三十多年了,对这片树林的感情非常的深。

“轰隆隆——轰隆隆————”

可那天他刚吃完药,就听见了一阵像火车开过一样的轰隆声!伴着这阵阵的轰鸣,似乎整个大抵都在震动!但仔细感觉了一下,郑师傅发现这种震动并不是来自地面的。

很快,郑师傅发现,那声音来自于窗外的自己那再熟悉不过的树林里!而这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放亮了。

郑师傅看向窗外,才发现原来并非是天亮,而是外面的树林被一种强烈的光线笼罩了!当看清那个发出光线的物体时,郑师傅整个人都傻了!那是个什么东西呀!

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正迅速地从树林上飞过。那东西下面发出一红一黄两道非常强烈的光线,把整个森林都照得亮如白昼!那东西速度并不是很快,大概用了三十多秒的时间才从郑师傅的小木屋前面的树林上空掠过。

郑师傅一时间愣在了当场,不明白就到底看到了什么,等那东西完全从视野里消失,他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颤抖,水杯里的水也撒了一些出来。

那个庞然大物带着火车驶过一般的气势和轰鸣声,一头扎进了浓密的树林里,树林中顿时发出一阵阵咔嚓咔嚓的树木折断的声音!与都溪林场仅相隔五公里的都拉营车辆厂内,两名正在夜班执勤的保安也被外面的阵阵轰鸣声吸引了。

可当两个人转身,却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个庞大的怪车正从树林那边直接向两个人的方向冲了过来!那怪车发射出两道强光,气势特别惊人!

“轰————”

正当两人愣神的时候,那辆怪车已经从头顶飞过了,可怪车的底部猛地撞向了厂房的房顶,发出一阵吱吱嘎嘎的摩擦声!

“吱——嘎——吱嘎—————”

但强烈的摩擦没有让那怪车停下来,而是速度丝毫不减的冲了过去!不仅如此,怪车过后还带起一阵猛烈的大风,那风大得足以把两个人的身体刮起离地面一米多高!

大风将两人吹起之后,“哐!”地撞到了身后已经变形的厂房铁门上才停下来!

说也奇怪,这样强烈的撞击和下落,两个人居然都没受一点儿伤!那分像是气垫,把两个人团团包围住,反而起到了保护的作用。

两人落到地上后,听到那个怪车从厂房房顶飞过,慢慢的想西北方向飞去了。那个像火车驶过一样的轰鸣声一直穿过了那片松树林。最后消失在了贵州山区的茫茫群山之中。

“你说。。。那。。。那个是不是。。。就是飞。。飞碟!”

“天。。。天知道啊。。。”

两个人也像所有当晚经历了怪车事件的人一样,想弄明白刚才自己看到的是什么,可是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怪车彻底消失在了远处的夜空中,笼罩了一晚上的乌云也散开了,一轮皓月当空。当晚见到此怪车的人有很多,靠近都溪林场附近的居民有许多人都被这轰鸣声和强光惊醒的。与以往的UFO目击事件不同的是,以往许多目击者对同一个飞行器的描述都会有许多偏差,但此事件的所有目击者描述的都惊人的一致!

大家看到的都是一个巨大的橄榄形的黑色飞行物,发出一红一黄两道强光,由都溪林场上空低低掠过。但是夜晚的目击者毕竟有限,天亮之后,人们才真正看到那个巨大飞行物留下的痕迹,那触目惊心的残留痕迹曾震惊了全世界!

一大早,毛家父子俩就从山下顺着小路上山,去他家的蔬菜大棚劳作。昨晚他们也曾被巨大的轰鸣声吵醒,听声音还是从自己种大棚的林场方向传来的。

“爹,昨晚声音那么大的什么呀?”

“可能是打雷吧,你这么大了还怕那个?”

但是父子俩都以为是打雷或者有什么工程,都没往心里去。可当两人爬到了山上看到眼前的境况时,都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爹!你。。。你看那是怎么了!”

“啥?”

只见,眼前这本应该是两个人再熟悉不过的茂密松林,可此时如同刚刚被无数炮弹轰炸过一般,那些松树全部都被拦腰折断了!只剩下一米多高的树桩立在山坡上,那些树干都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

两人冲进林子,发现那些树桩都像是被某种巨大的力量硬生生地撞断的!而且撞断的树桩高度并不完全一致,两边的较高而中间的则比较低,像是被巨大的球体旋转着压断的!还有一些最边缘的树桩上还留着巨大的摩擦痕迹,像是有些从这树边蹭了过去!

“快去看看咱家的大棚!”

“哦,好。。。”

老家父子俩担心自己家盖在林场前面的两个蔬菜大棚,不管这树木是被什么撞断的,这巨大的冲击力下自家的大棚还保得住么?于是,两个人火急火燎地跑到了山坡上。

可出乎意料的是,虽然坚硬的树木都被折断了,可自家的两个塑料薄膜盖成的大棚居然安然无恙!这实在太令人想不通了!更加令人费解的是,看那些树木被折断的样子,昨晚肯定有巨大的风,但是树木断了可树下的落叶却没有一点儿被吹起过的痕迹!

这实在是太让人无法理解了,看着满地的落叶和自家完好的塑料大棚,处在一个向北龙卷风吸力过的满目断桩残木的狼藉环境里,竟然那么的别扭。

但是当我们再把视线抬高就会发现,那巨大的冲击力从树林里穿过后又冲进了都拉营车辆厂,一处正对这被折断树林的厂房房顶的石棉瓦被刮飞了,瓦底下的钢制房梁架也被扯断了。看那钢筋架的样子,竟像是被一种巨大的力量向下压断并扭曲变形的!

车辆厂厂房旁边的一辆小火车也明显被巨大的力量推动者挪动了20多米的样子!要知道,那小火车本事自重70多吨,当时车上还装着50多吨的废铁,并且还打在了刹车上,这是有多大的力量才能让它移动啊!

厂房前面的水泥地上,也出现了一处无法解释的巨大抓痕,据后来的人们测试,此处有强大的磁场,能让手表停转,电子设备失灵!

此次事件造成都溪林场整整四百亩的松林均被折断,怪车从林中分四次下落并撞击了都拉营车辆厂,造成一处厂房损坏和多次地面损坏。这一切的破坏只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昨晚目击者看到的那辆怪车真的来过,并留下了让人无法回避的痕迹!

此事经包括央视十套在内的国家电视台、报纸及网站报道过,立刻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贵阳发现UFO并摧毁大片森林和厂房的消息引得无数人猜想。

有专家看过现场分析,这可能是一起由陆地龙卷风与下雷暴双重气象现象引起的极端自然灾害,而非UFO造成的。但此结论很快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反对,因为这两种气象现象根本不可能同时存在也不可能出现在山区。的确有气象记录以来,贵阳从未出现过龙卷风的记录,但是否真的由飞碟造成,也无法下定论。

渡魂幡

事情发生在山东省与江苏省的交界处,一个叫岚山的小镇上,是我在2009年的一件亲身经历:

那年我和几个同事在做销售工作,经常来往于苏鲁两省。一次,我跟同事小于、小宗两个人一起开车赶回山东的厂里去。路上有些肥胖的小宗一直在吃我们前一天打包的羊肉。我们就开始笑他:

“那羊肉都两天了,你也不怕吃坏肚子。”

“就是,别吃啦,弄得车上都是那味儿。”

不过小宗这人贪吃嘴馋,直到东西全部吃光了,才算停下来。不出所料,没过多久,小宗就开始说话了:“于。。。于哥,停一下,我要。。。我要上个大号。。。”

这事再生气也不能拦着他呀,于是小于把车停到路边,小宗就急匆匆地冲下车钻进了路边的树林。

等他走远了,我和小于终于憋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家伙,什么时候能改了这毛病。”

“他就这没出息样儿,见好吃的就没够,嘻嘻。”

“我看,这小子不应该干销售,应该去食堂当厨师。”

“那怕是都让他吃了,哈哈。”

我俩一边说笑,一边在车上等他回来。可这一等就是整整二十多分钟,也没见他回来。

“这家伙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俩第二根烟都抽完了,小宗还没回来,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咱们下去看看吧,这荒山野岭的别出啥危险。”

于是,我和小于把车停好,溜达着下了车,准备去找小宗。进了林子,我们才发现,这个小树林还真不小,枝叶茂密,杂草丛生。

“小宗!你这大号伤到哪个坟头上去啦?”

“小宗!快点!要走啦!”

树林里的光线也很暗,我和小于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树林里转了半天,也没看到小宗的影子。

“小宗———听见了吗?快回来———”

“唔唔!”

正在着急的时候,我忽然听到身后草丛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什么东西在草丛里活动,我马上叫住小于:“你听!那边好像有东西!”

我俩向那个方向走了两步,仔细地朝着里面看,果然隐约间有个黑影在那里晃动!

“那是个啥?不像是个人吧?”

“喂!小宗!是你吗?”

我朝着那个黑影喊了两声,也不见人答话,也不敢肯定那是不是小宗。

“这。。。别是什么动物吧?要小心点!”

“会不会是野狗。。。”

我俩虽然担心小宗,但又怕这林子里有啥动物,都没敢贸然上前。于是,我们从地上找了两根比较粗壮的树枝,一人拎一根,小心翼翼地向那边靠近。

可等我俩走近一看,当时差点没把鼻子给气歪!那就是小宗,还在那里哼哼呢。

“妈的!那不就是小宗么!”

“嘿!这个死家伙!”

可小宗却还蹲在那里晃动着身体,也不知道在干嘛,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我就有些生气了,仗着比他们大几岁,就骂他:“小宗!你个死小子,你聋啦?没听见我们叫你吗?”

可任凭我俩怎么说他,小宗就像是没听见一样,低着头背对着我们,手里还不停地抓挠着,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哎!你小子没完了?跟你说话呢!”

大概是被我俩又上前靠近的举动惊扰了,小宗突然转过头来,但那样子却太诡异了!

他那时嘴里满满当当塞的都是泥土和石子!嘴巴里不停地往外流着血,还恶狠狠地冲着我们呲牙!

我和小于被他的样子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心里都明白,小宗可能撞邪了!

“唔唔!唔唔!”

好在小宗接下来也没有怎么样,转过头又抓着泥土拼命地往嘴里塞。我看到,他前面的土地上已经被挠出了一个不小的土坑,不难想象他到底吃了多少进去!而此时,他浑然不觉,像个恶鬼一样,不停地往嘴巴里狂塞!他的嘴唇和嘴巴里都被碎石子和杂草划出了一道道口子,满嘴都是鲜血!

我们怕他继续吃下去会出人命,赶紧上前拉他:“小宗!你疯了?那东西能吃吗?”

“啊!!”

可那时的小宗力气奇大,一把就把小于给甩飞了出去!小于向后飞出去四五米远,一下子撞到了树上,顿时晕了过去!

“小宗你疯了?快醒醒!”

剩下我一个人,根本制服不了他,那时候他的力气实在是大得惊人!

“哇!!”

还没等我说完,我的身体已经被小宗远远的抛飞了出去!一阵剧痛,我的身体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棵粗壮的大树上。我只觉得,胸口一阵阵发热,眼前也是一阵阵发黑!

这时候,我看到小宗又回到那里蹲了下来,继续吃着泥土。接下里我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哥。。。陈哥。。。快醒醒!”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身体被人一阵摇晃,耳边还有人在不断叫我的名字。

“快醒醒!陈哥!”

我慢慢睁开眼睛,发现是小于在摇晃我,看来他比我早醒了过来。

小于赶紧把我搀扶起来:“陈哥!你怎么样了?”

“没事。。。”不过那时候,我的头还是一阵阵眩晕。

这时,我猛然想起:“对了!小宗呢?他没事吧?”

“我没看到他。”

按照他那样吃土,后果可真不堪设想!于是我俩急忙寻找,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他。

“看!在那儿!”

不过此时的小宗已经昏倒在地上,肚子高高鼓起,躺在那里全然没有气息的样子!

我和小于拼命把他拖到车上,一脚油门把他送到了最近的医院。当时接诊的医生都很奇怪,怎么会有人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但情况紧急,马上就安排了手术。

医生从小宗的胃里洗出了大量的泥沙和杂草,散发着一阵阵恶臭!经过及时抢救,小宗总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

在病房,我和小于来看他。

“小宗,感觉好点儿了吗?”

“怎么会出这种事?”

小宗缓了很久,沙哑着嗓子给我们讲起了他的遭遇:“说实话,我。。。我也记不太清楚。。。”

他说,他钻进小树林后肚子疼得要命,找了个树后蹲下来解决。

上完大号才发现自己走得急,没有带手指。可这荒山野岭的上哪儿找纸呢?正着急呢,发现身边就有一张白纸在随风飘荡。

他当时也没多想,扯下来就用了,可他刚站起来,眼前就一阵阵发黑,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听小宗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他用的一定是渡魂幡上的纸符!这种渡魂幡在这个地区还是使用得很广泛的,很常见。据说如果有人在一个路段出了车祸丧了命,魂就留在了那里走不了,家里人便会在路边插一根渡魂幡,写上死者的生辰八字,好让他早点超生。

小宗那天动了人家的渡魂幡,又弄上了污秽之物,人家渡魂不成,不折腾他才怪呢!

小宗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才算康复,好在没有别的事再发生。虽然是遭了不少罪,可也算是得了个教训,现在的小宗是遇庙烧香、逢佛参拜了。。。

阑尾手术

“为什么从手术室里跑出来了?能谈谈吗?”

院长向患者问道。

患者:“还问为什么,我听到护士说‘没事的,阑尾手术很简单的’来着。”

院长:“然后呢?”

患者:“……”

【故事解析】

偶像与粉丝

偶像们几乎都有过狂热的粉丝。

某男就是一个。

男人凭借自己并不富裕的工资,勉强打发自己的生活之外,剩下的钱全都投给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偶像A。

无论是写真集、DVD,还是发售会什么的,只要A有露脸,他总是能买就买。

某日A的一场感谢活动上,男人毫无悬念的参加了。

经纪人对着等待握手的队列说道,“一直以来感谢大家支持!”

男人已经完全成为了熟人似的,说着“一直以来最喜欢A了”,内心掩饰不住喜悦。

之后终于轮到他握手了。

“哇!非常感谢~”

看着一脸笑容的偶像站在自己面前,男人感到了无上的幸福。

也给出了自己的礼物盒。

之后A还开了直播活动再次向粉丝们致谢。

但几天后,偶像A在自己家门前的路上被刺杀了。

犯人正是这个男人。

由于有目击证言,他丝毫没有抵抗就被逮捕了。

审讯时警察问道,“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男人低声细语道,“因为太黑暗了……”

【故事解析】

好消息坏消息

医生:“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您要先听哪个?”

女人:“当然先听好消息了!”

医生:“其实只有好消息的,Mrs. White。”

女人:“不好意思,我是Miss. White。”

医生:“哦,那该讲坏消息了……”

【故事解析】

好奇怪

好奇怪……

身体完全动不了。

除了眼睛还能动。

看到天空了,有小鸟在飞。

那是飞机吗?静静地从旁边飞过去吧。

看到云彩了,真的很白呢。

渐渐地,云彩开始下沉了。

是吗,也是时候说再见了。

【故事解析】

打架

前不久遇见我们这里著名的黑道少年,上来就说:你丫的保护费交了吗?!

我好歹也练过两下子的,仅仅一分钟不到,他就已经溅了一身的血了……

【故事解析】

约会

终于和大学里的女神有约会的机会了。

约定的是明天12点去咖啡厅见面。

我有些兴奋地睡不着觉呢。

那天一睁眼,我一看闹钟,“65点21分?”

估计还在做梦吧,继续睡到醒吧。

当我意识到之后,我尖叫了起来。

【故事解析】

警官比尔

警官比尔回到家中之后,妻子梅丽刚关了灯准备睡觉。

比尔没开灯就脱了制服上了床,妻子和他说,“亲爱的,我有点不舒服,好像感冒了呢。

虽然让你再出门跑一趟很不好意思,还是想让你帮我去趟药店买点药回来好吗?”

实在没办法,比尔只好穿好制服,急匆匆地出门赶到药店。

药店老板是比尔的老搭档,他见到比尔就摆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说到,

“喂,比尔!你小子什么时候变成消防员了?!”

【故事解析】

名字

接待:“下一位,你叫什么名字?”

我:“约翰·史史史史史密斯。”

接待:“冷静一点,请不要紧张。”

我:“我非常冷静,一点都不紧张!”

接待:“不不不,请冷静一下,重新说一遍你的名字。”

我:“都说了,我非常的冷静!”

【故事解析】

整容

医生:“你是B小姐的家属吗?”

A:“是的,听说我老婆被卷进了一场重大事故,真的吗?”

医生:“是真的,不过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A:“那就太好了,我能见见她吗?”

医生:“她不想见任何人,所以现在还是不要见她比较好……”

A:“为什么?”

医生:“因为她的脸遭受了重创,已经没有原来的样子了。

我们是通过她的血液和在我们医院的病历档案对比才确认她的身份的。”

A:“怎么会……”

医生:“不过呢,我们医院有整容的治疗技术,只是需要时间而已,不会留下疤痕的。”

A:“请一定要把她恢复好原来的样子。”

医生:“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是吗,交给我们吧。”

数个月后

医生:“那么,B小姐脸上的绷带拆完了。”

A:“……这是谁啊?”

【故事解析】
12下一页尾页
当前第[1]页  共[2]页  
跳转到第